15, 尝试
柳州风物不熟。唯螺蛳粉算是早有耳闻。据说若到柳州,满大街的都是粉店,个个爆满,算是奇趣。 地方特色。到重庆的时候见过这种场面。重庆人爱火锅,以至走在路上都是一股火锅底料的香气。闻久了便不由自主想大快朵颐的吧。 柳州这个是没有亲见。北方这店少,但想亲见。第一次见到应该是KK One旁边胡同里 我不知道什么味道可以传播这么远。也不知道什么味道可以让人联想到这么丰富的场景。 比如臭豆腐的罐子碎了。 纳豆没有酿好。 旱厕久久不雨之后不知道谁丢了块石头进去。 …… 这味道还没有靠近便想远离。 考虑到经常听到新闻说这东西如果烹饪未熟,会容易传染疾病。
螺蛳的生长环境便在河中最是淤腐之处。一时之间觉得来到行尸走肉的场景,化身瑞克警长,全身抵抗迎面而来的丧尸。 中国有许多传奇的吃食。扶霞·邓洛普在鱼翅与花椒的序里写过一种叫做皮蛋。 她说:“蛋白不白,是一种脏兮兮、半透明的褐色;蛋黄不黄,是一索黑色的淤泥,周围一圈绿油油灰色,发了霉似的。” 老外怕它。毕竟看得到,吃得着。
不过和这碗粉是有区别的。这臭味分明是有形状的。如果你看过新的漫威暗黑英雄毒液的话。那黑的,变幻着各种形状,毒涎乱滴的样儿。对的,它还在笑你。嘿嘿嘿。与它搏斗不易。它分明是不适应地球的空气。 好吧,关闭了嗅觉去吃吧。点了干面一碗。面条是劲道。入口的拌道也,怎么说呢,香?不算。臭?不算。是那种滑滑柔柔的肉沫,夹着腌渍但样貌不改的酸笋。 分明是一种美味呀。酸笋最佳,脆的。酸酸的,自然就少了苦味。最妙的是还有几颗螺蛳。尾部都已经去掉,拿牙签可以轻松抠出来。 吃完面,悠闲的嗑几粒,聊着天。这店分别是没有味道的。
世间有许多这样的东西。如果不去体验,真的不知道还会有这样的感觉。它如同外星生物一样,样貌丑陋,甚至吓人。它与我们平时见的东西绝然不一样。它挑战我们的视觉神经、嗅觉神经、触觉神经、味觉神经。中枢神经不自觉就在抵抗了。
可是如果一品尝,奇怪的滋味后是悠长的回味。便如一碗螺蛳粉,如毒液哥的气味扑面而来。然后许久之后,会想着某一天登门去拜访,告诉店家,来一碗干拌解解馋。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敢于尝试的你。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