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s

25, 剩蛋

布吉河岸边的涂鸦还在吗? 苏州河岸边的步道它可修好啦? 温榆河的水面呀,它可曾结冰了? 我就想着哈拉哈的河水呀,是不是还是那么黑在奔流呐?
教室里的龙吐珠它开得还好吗? 园子里的牡丹花儿这温度可够着它春化? 我记得的三角梅它开遍水畔 叶儿照水灿如朝霞
心里的事情还有几件啦? 脚下的步数它要去哪里呀? 如若是几个剩下的蛋都是一样的 那就出发,那就出发
南方的暖是照在脸上的 北方的冷是裹除在心外的 世界的温度从来不说话 人间的冷暖都是自己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