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迫切
冷静的冬天听说北方的北方冰雨已降 路上行走的人群迷茫和迷茫中偶尔滑行的车辆 飞舞的雪花扑面而来以及摔打过来的方向 没有人注意为什么厚实的衣服抵抗严寒却不拒绝流浪
时间的脚步行走江湖感受种种异像 把视野从北方的北方向南再移动一个南方 这里浅云密布笼着四处清冷树叶黄得发慌 引来猫儿嬉戏就让闲情逸致无处躲藏
跳着舞的年底蹦着跳着踱着步伐就要隆重登场 它不苟言笑拨开落叶收起一张大网 那些今年的昨天的之前的没完都要让它们停止奔忙 管它是什么状态去装箱去包装去度量
数着手指的故事不在意曾经有过什么幻想 急驰的响箭渐渐会消逝当初从哪里得来的能量 最后有一个日子捆住所有无法挣脱的迷惘 就在这一时刻只有数量真实没人在意思想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