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

在这个早晨,应该可以想像,有些人刚刚从兴奋中入眠未久。
这是一个四年一次的世界活动。一些队伍准备上场,还有一些队伍坐在电视机旁边,开始欣赏。
想起小时候的聚会。那时候的同学都是邻居。东北的火炕烧得热乎乎的。我们就在炕上围坐在桌边。一幅扑克就可以满足十几个人的乐趣。一个在前面打牌,一个在后面看他如何打,这样的四个组合就可以有八个人。还有的,不时递上瓜子和冻梨。
打牌的规则非常简单,一个管一个,两个管两个,两个一样的可以接管相同一样的那个,三个、四个谁都可以管。这么玩有的时候太考验牌技。为了玩得开心,有的同学就想能不能记牌去玩,就是一个人记住自己的牌然后把牌交给下一个人,指挥他来打。有的时候记乱套了是最好玩的。告诉下家出牌,下家说没有,然后就绞尽脑汁去想。这样牌技好的同学也未必会总赢了。还记得冻梨吗?输的同学,就用嘴叼住梨把,一颗冰凉的梨就在他的下巴上。一局下来,下巴都冻木了,把梨拿下来,皮肤都是白的。我们为此乐得不行。经常期待什么时候再玩一把。
现在想想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还就象在面前,那个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带给我们许多欢乐,虽然现在已经记不起他是谁。有的时候是这样。就象我们在烧火炕的时候要点火,火柴划过擦磷,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火花,然后遇到火引,瞬间就开始燃烧。木材在火引烧完之前被引燃,然后,一块、另一块,后面续上就可以了。
就象是世界牌的俄国小将,遇到了点燃他的队友,然后,整个队都燃了。
一个遇到另一个,点燃,火花。
聚到一起的燃烧,就是光明。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火花。

上场

室外将近40度,室内20多度。这是一个举室如春的季节。
偶尔还会下雨。这雨下的象是一点规律都没有。比如中午你散步的时候一点雨都没有,等你回去的时候,噼里啪啦地好象水不要钱似的。
这是南方常有的状况。场景切换明显,宛若一个舞台。等你上场。
淫雨霏霏,风是人的舞台。伞位的造型,水洼的反射,车辆过去的时候溅起的水花,配合着走位,是在风的篇章里律动的舞蹈。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时刻。出门遇到雨的紧张,我的脚应该放在哪里才不会湿鞋,伞在哪个方向才不会被淋到,走在哪里才能看到谁。上场之前。走在雨中,步频特有的节奏,配合雨打在地面、打在候车雨篷上的唰唰声、人们在窃窃私语的背景声,形成一种极为特别的回响,只有走着的人能够感受到,开始放松,开始舞动。这象是一场都是演员的演出。全世界只有一种旋律,每个人却又都感受到不同。
我想你可能也会有认同感。其实无处不是舞台。
格子间或是办公桌,默默地工作或是与客户交流,工作就是舞台。
一面陪孩子玩耍,一面想着还有个事情挺重要的没有做,生活就是舞台。
家里孩子在学习、爱人在看电视,老人在跟老友网聊,家庭就是舞台。
出门不远就听到农业重金属,一队一队丝巾飘扬,社区就是舞台。
……
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
打开那本书,开篇的第一章就写到独自站在舞台(Stood alone onstage)。
仿佛音乐响起。听到音乐响起来。
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
还能跟着哼唱吗?身体还跟着节奏摇摆吗?
舞台已经就位,一直在场上,就等出场。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出场。

旅程

经常听到人们把人生比作旅程。
或者开玩笑的时候,说某个门卫会问到三个人生终极问题: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想像一下我们旅行的时候会做什么呢?起点、终点、沿途的风景,然后开始期待过程和结果,以及一路上遇到的向导和旅伴。
英雄的旅程也是一样。我们的英雄会从一个安宁详和的环境里,被召唤,遇到机遇,见到良师益友,听从指引,不断挑战自我和外面的情况,面对挫折,最终成功,并且圆满回乡,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们每个人也都曾经设想过自己的人生旅程吧。那故事与英雄之旅也差不多。回想一下那些在脑海中经常浮现的画面吧。
多少年之后。房子、沙滩、水畔、大树、绿草地还有家人和朋友。美好的东西都装在我们自己设想的画面里,清晰难忘。看书累了,浅酌低唱。聊天醉了,就临窗长啸。从梦中醒来,就写下篇章。
如果它是那样的清晰,就看看是什么召唤我们吧。路上的风雨都只是为了浇灌花朵,泥泞只是为了水草丰美、鸥鹭飞行,山高只是为了雪不会轻易融化,每一条岔路都是为了惊喜的发生,那隔断路程的,都在提醒还有什么可能。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致你多年一直想奔向的旅程。

平静

这大概是我遇到的非常长的旅途。脑海里好像一直有个小人在絮絮叨叨。
从航站楼出发,一路不停。
机场里大大小小的飞机姿态万千。有的婀娜摇曳,缓缓滑向跑道。有的小鸟依人,宛如依靠在廊桥上等待她的爱人。还有的,安静娴淑,犹如站在一个大大的舞台上,在这黄不拉叽的天空下顾盼神飞。
摆渡的路程很长,让人以为是要坐顺丰航空或者国航货运回去。过N106、N107、一直到N110还没有停止。摆渡车特有的慢慢悠悠的节奏。车厢内乱七八糟的空气,人挤来挤去,聊天的声音,经历过的人都知道。
一个小婴儿突然哭起来,停不下来。他的妈妈不停地说:好好的,别哭、别哭。心里一个声音说:话术、注意话术、注意话术啊。
绕过机场的跑道,头顶起飞的飞机轰鸣。N213、N….在机场的一个角落里停下来。旁边还停着某基金的小飞机。
这是一个联合运输的航班,其他航司的乘客还没有到来。一群人坐在大飞机上,空旷旷的好像没有坐人。好象突然出现了少有的安静。空少在背景靡靡的西班牙吉他旋律里忘我的踱着步,空姐在客舱里像辛勤的园丁在检查她的花朵,一会儿在这一排,一会儿在下一排。
有没有谁经历过这样的旅程?在枯燥乏味的漫长的过程里,突然之间有了这样的安静时刻。可以什么都不去评判,可以什么都不干,可以什么都不想。难得的是,所有人都静静的坐着,享受着他们的这段难得的时光。
崭新的一天开始了。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属于你自己的平静。

临在

这几天学到的东西很多。玛丽莲的课,那种感觉,上过的人都知道的。
故事一个接着一个。表演一个接着一个。每个人都开放而且自信,你不得不一个练习接着一个练习。
Honk, honk, honk……这是汽车喇叭声。
Ka, ka, ka……这是录相带倒带的声音。
手势、姿态、语调、步伐、位置、表情,能想到的,想不到的。精彩纷呈。
埃里克森的故事。
老太太自己的故事。
Nina找到自信的故事。
David在狱中追寻生存特权的故事。
小男孩被心灵的枷锁困住的故事。
梦里的故事。
小娜、小明、小亮的故事。
收纳达人麻理惠的故事。
你的故事、我的故事、你们的故事、我们的故事。
这使我想起了之前的一个词:spacey。好玩的是它指的是在却又不在。在这里如何可能呢?快到结束的时候跟Rita学了一个词,叫做“临在”。英语对应的是presence。指的就是now and here,be present。
我们有多少生活是在其中又不在呢?我们有多少事情是在其中并且是乐在其中的呢?那就是想要的生活啊。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如有身临。

高峰

想起一次爬山的经历。
山峰陡峭,台阶漫长。初秋的北方路面结了一层薄霜。踩上去有点湿滑。大山里只有朋友和我们一家,一共四个人。太阳还没有影子,昏暗的晨光里,树林里的鸟兽开始活动。嗖嗖嗖,叭哒叭哒。
计划里要看一次山顶的日出。目前时间有点紧张,背后的山脊已经开始透出暗红的微光。有如给俏丽的小山围上一条厚厚的纱巾。是快步冲刺?还是慢慢往上走?我们都遇到过这样的时刻。转身给儿子说,我们要不要比赛谁爬得快?没等说完就开始快速往上爬。果然儿子就跟上来了。
快到山顶的时候已经喘得心象是要跳出来,那边的太阳已经跃出对面的山顶,柔合而不刺眼,天光大亮。还剩下最后的十几极台阶要爬。到了山顶的时候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宁静的峰顶是一湾天池,水面似乎连一丝波纹都没有,突然从水底浮上一只野鸭,那一刻呼吸自然恢复平静。
旅程中未必每一件事都特别完美,站在峰顶的那一刻就是修行。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