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

人在生气的时候,应该是个无比巨大的气球吧。这是我在事后想到的。画出来应该是个很有趣的图案。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慢慢地气体充满了身体,膨胀。慢慢地变成一个大圆球加上一个小圆球,就象一个葫芦那样的气球形状,就这样一直在房间里长大。直到某一刻谁轻轻地一碰。嘭的一声,气就泄掉了。或者就象一只气球应该的那样,飞也似的逃出屋子,又变成人的形状。
想像着这个画面,就比较容易看得开了。有点好玩了。而当时是怎么样的呢?中午的时间,提前点让人帮着点了餐,然后捧着饿的肚子赶到了饭馆。感觉一切都是好的。张爷和CC他们已经在吃,大爷、盖总和我点的是沙拉,还没有上。大家一边聊着天,一边在等着。减肥时候等待饭菜的感觉也象是等台风,等着它来,怕它不来,怕它乱来。结果,左等它不来,右等它也不来。等了半小时去问,说快了。再等几分钟,还差几分钟。看着后来的人的饭菜一直在流水似的上,这无明的小火就上来了。好象是心里有什么东西被点着,嗞嗞地在烧着。整个人的外面象是被烤成了一个硬壳,那时的表情应该也是僵硬的吧。然后饿的感觉就消失了,退菜,退钱。声音如同从岩洞里发出来,自带回响。这生气的感觉不好玩。知道自己在生气就让他在那里坐着,在思想的壳子上放个孔,把气透出来。
可是它不想出来呢。中午睡了一觉,它不知道把自己压缩了藏在心的哪个角落里去了。
我在想着身体可能住着一群这样的东西。它们都象是不知道有多小的小球。它们弹性多变,不知道什么状态就会把自己放大到能充满整个身体吧。想想颇多这样的经历。本来看淡的东西,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失了态。本来坚持的东西,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破了它。本来想抓住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放了手。看得破人生,却看不破自己。看得破生死,却看不破当下。
古时候乐天居士某天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节,就算天不欲雪,我来了小情绪,你来不来?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放纵的小情绪。

诱惑

今天要写的有点艰难。很久以来没有的突破。
是旅行在金黄的麦田,听草丛里的小虫子在唱歌。一时之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就象是平静的生活突然有了点不和谐。这经历我们都曾经遇到过。
每天不变的日程和早课,循环不变的思想和对错。在某一刹那想去做些改变,更多的时候却觉得有力而不可得。这经历我们都曾经遇到过。
赤着脚走在雨后的石板地。无数次的努力挣扎、尝试和试错,多少的锻炼也没比过岁月蹉跎。这经历我们都曾经遇到过。
当有一天面对困难,想要去退却。听到电视剧里说:表白是小孩子的事情,成年人需要诱惑。
有多少事情是长大后的心如止水?有多少事情是我们只想着说说?
有多少事情是真正的身体力行?有多少事情是面对挑战不堪负荷?
不曾有过的突破,其实是面对生活啊,它失去了诱惑。它只是你的表白啊,没有曾经试过。
发布会上的新的手机和手表。手里的旧电话和残破的壳。期待了很久的新宠和想更换的外设。这经历我们都曾经遇到过。
厨房里的米饭和昨天剩下的菜。哪些会摆上明天的餐桌。让我们提起食欲的菜色已经不多。这经历我们都曾经遇到过。
不想起来的床和时间的脸色。想奋起的心和身的懒惰。有些思想的束缚想要去挣脱。这经历我们都曾经遇到过。
当有一天可以选择的可能很多,想要如何面对选择?听到电视剧里说:表白是小孩子的事情,成年人需要诱惑。
有多少事情是想让别人附和?有多少是我们自己想做的变革?
有多少事情是期待借助外物?有多少是我们不想变更的车辙?
不曾有过的突破,其实是面对生活啊,它失去了诱惑。它只是你的表白啊,没有曾经试过。
有没有一天想过这世界。哪些只是你的表白?让你心动的是什么?
有没有一天想过这生活。哪是真是你的诱惑?让你放下一切去做?
是真的,就要去试试呀,不要只是摆摆样子。
是真的,就要去行动啊,不要只是去说说。
当IOS12开始更新,每一次下载的都充满着紧张和失落。电视剧里说:表白是小孩子的事情,成年人需要诱惑。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诱惑。

日子

静谧的清晨是新调的和弦。被台风吹远的鸟儿们,好象终于艰难的回来了。它们在树丛里的叫声还没有风声大。偶尔在风暂停的时候,说:啾啾。
这是秋天南方的声音。
这日子是个脑子渐增的过程。有的时候时候能够感觉到它增加的时候撑到骨头疼。无论是四人论道,三人有师,还是两人思辨,脑袋里的书都不够用了。瞅瞅还没有看完的一摞,Kindle里的未读列表。岁月啊,还真是不曾饶过谁。小的时候读书少,或者是长大了之后浪费了光阴,等到用的时候就显得匮乏,就好像脑满肠肥的人像变做了干瘪的臭皮囊一样。如此的一期一会。
躺在床上不想动弹。蚊子咬过的地方还隐隐作痛,喷过防蚊水后有清香的油的味道,皮肤痒、麻,似酥。羡慕那些健美的身姿。虽然这旁边的公园还没有开放。我能感觉到他们在路上飞奔的方式,汗湿透了前胸和后背,音乐拿在手中,它们响,它们流动,只在一个人的世界之中。我能感觉到被吹断的树木的枝条正在发生,就像运动着的人们的肌肉,正在生成。逐渐骨架上的坚实就形成了。如果是3D打印的,它纤维有力,造型优雅。我能感觉到叶子正从芽的方式展开,就像运动着的人们的皮肤,正在变化。柔美而有弹性,娇嫩而又幼滑。在每一个天空的背景下,他们都是健硕的形像,高大、让人心生欢喜。
曾经向往的幸福生活,它们都曾经记录在记忆的深处。看着多少年前写出来的东西,你一页一页的书。有些句子虽然结束,还是能想像到它如何会戛然而止,如何留得天空中的云朵飘飘,雄鹰高飞。感受着空气分子在身遭的不安份,那些已经发生的,多么美好。那些还没有发生的,怎么才能让它去发生。
手机泛起消息推送而来的背光。满屏写的都是时间的流逝。一秒、二秒、三四秒,一思、一练、这一生。有人伴着是好的。无人伴着的时候,就想日子。渣渣聂鲁达说:在每一瞬间人们都必须飞,就像鹰隼,就像苍蝇,就像日子。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那些不虚度的光阴。

直接

打开电脑,昨天卡住的下载无比的迅速。就好象是断了生机的一棵树突然恢复了生机。每一个下载条都是一个小嫩芽,快镜头似的突破了土层,伸展着叶子。线路通畅一切便很直接。连接,服务器,返回数据。没有什么隐藏,没有什么躲闪。
而今的窗外,本来是炒豆子似的雨。听着就象是有两拨人,一拨人在拼命进攻,一拨人在拼命阻挡。如同规模宏大的军队,从天上跳将下来,地面上他们的舞台。轰轰轰,来了太多的勇敢的战士。这一战,昨天早上是序曲。一开始竟然是悄然无声的突袭。从不下雨,到风声起,到听雨声凉。风声疏狂,人间仓皇。那些不曾涌入的空气都参了战。从东向西的横行。宣噪的士兵们投入战斗。把雨线变成了飘扬。地面不再是只是被动地被攻击。那些风卷起,把雨卷到原来干爽的走廊。地面上,累累的是树们挥击的利刃。棕榈将近三米长的锯齿大刀,那些小树们被折断的枝条,还有路边上滴水观音伸展出来的巴掌。落到地上的士兵都被风吹成洪流。它们被抵抗部队杀戳后流到沟渠,最后可能汇入大河、海洋。山呼海啸的篇章。入了夜,是风吹的小雨。已经变成了漫不经心的偷袭。待到今天早上,攻击得越强,持续的时间越短。节奏越来越弱,变成了浅吟和低唱。这尾声,就在刚刚,变成交响乐最后的一声悠扬,终于静止在清晨安稳的路灯光下了。
这是直接的热带风暴。这是最壮烈的秋天。苍天如刀俎,大地如鱼肉。这也是最不直接的热带风暴,就象是该来而没有来,越是累积,就越是多到不能尽数,变成直径千千米的怪人。变得让人担心。变得让人不是茶不思、饭不想。是你走到楼下,发现就在楼下的饭堂,竟然关门不营业了。
我知道最温柔的南方的风,就如同情人的素手在海面上。它抚摸你的方式,看似不经心的一碰,都生成一朵一朵的涟漪。它既不轻,也不重。既不快,也不慢。既不冷,也不热。它直接、它不热烈,它让人舒适,让人想去拥抱它。就象是我们的语言。那些话都不是隐藏在什么表象之后,它们坦率而且跳脱,就象是凝视着的眼神。
而那些隐藏的,层叠的,含蓄的,就象是非要说出来的话,从绪语,最后累积到暴跳的台风一般。它只从一个方向吹,让高大的棕榈科植物变身成侧身跳着海草的少年,抖动着胳膊。它要么战,要么就在一天的狂怒后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如此回来。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风雨过后,是秋天的凉。

少即是多

研墨的时候,是不能一下子倒太多的水。研起来柔滑而不着力,半天可能也不会研出多少来,稀稀的,是灰尘的颜色。如果只滑一滴,墨色下来的才快。墨块与石头的砚台相互摩擦,那是雨敲窗外更舒服的声音。沙,沙,刷,刷……黑得浓郁,黑得五彩斑斓。
风来之前的天气是舒服的。毕竟是进入了秋天呢。天上白云悠闲的踱着步,地上的人儿悠闲的慢慢走,阳光不急,我们也是时间的孩子呢。整个儿上午都不燥不热的,散落在地上的光荫亦凉亦是温存,温度不急,整个空间都是我们的。这是秋天里明丽的风景。阳光透过高大的热带树,照到下面一层的小叶榕缝隙里。掉下来的叶子星星点点的洒在河面上,光花闪烁,宛然是一秋的金桂飘香。拾起一片金黄的叶子,纹路清晰得象可以数出来的树的发丝。声音在上面跳跃着,多象那些在半空歌唱的好日子啊。即使看不出来温度的变化,这世界依旧在响应。旧的不去,新的也不会到来。叶子轻轻地透过触感传达着消息。远处一株高大树,花朵绽放得象一丛一丛欢悦的精灵,叶子一片都不剩。
在荷塘前再拾得一片叶子。这一片与上一片截然不同,它柔弱的象秋天刚出生的婴儿。举起来,树的边缘象那烫画出来的远山,有风吹来。
说好的台风终于要来呢。空气开始热起来。好象能看到的一团团,被远处不知道还在哪里的台风吹过来。台风也是孤独的人,它带上能带的所有家当,不管不顾的从海上而来,注定要路过,离开。看着的强大,是很少的聚集。远处那些没有聚集的能量只能看着,或者被它蛮横的裹携着,走吧,一起,到西边,再向西,陆地、平原、山河、高处不胜的寒。能感觉到的一少之威,是风声开始响起来的早晨。这一夜雨没下,风却是一直在响个不停,就象是那极少一团在吹着的口哨。嘘嘘,嘘嘘……然后的雨如注,整个世界都被恶趣味惊呆了。呼呼,它说。呜呜,它说。
清单要做事情清理了两件。还有一堆想要去做完。不过终不能所有一起都去完成,还是选择几个,做一件就少一件呢。一边拿过去,就到了另一边。多就是少,少就是多。
就象是减也减不掉的体重,终于进入80以下了。想一想,这世上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可能。不贪多,认真去做,少了也是多。不厌其少,聚沙也会成山。此刻的秋花,想必在雨中飘摇,我也是想笑着离开呢。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这少亦是多。

魔法棒

好友圈中,有好多名人、牛人、狠人。
很羡慕他们的状态。挥斥方遒。似乎有着魔法棒的感觉,轻而易举地有些事情就发生了。很是神奇。如果从魔幻现实主义的角度,我也想有这样一根魔法棒。这样很多事情就变成克利克利巴巴变了。多好。不用思考,无需努力,甚至于好事如雪片般飞来。
助教大爷课程的时候有些事情发生。比如有人就提到:
当我们毕业到了某个公司的时候,觉得可以改变公司。到后来,公司是无力改变的,所以只想改变部门。再到最后,只能改变自己。甚至有人已经离开了某个公司,身上还有着它的印迹。
联想到当我们遇到了一些人,我们想改变他们。后来,却发现,仅仅是改变某一个人都是很难的。特别是自己。想到自己。一本书都可以抄完,每天一画都可以坚持,每天400多字的内容都可以写出来。一提到减体重,却是难上加难。有点想拥有一根魔法棒了。
引出这些话题的威斯特敏斯特大教堂无名氏墓碑是这样说的:“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进入暮年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是啊。如果有个魔法棒就好了。轻轻一挥,可能世界会改变、人们会改变、人生会改变。可是这魔法棒是什么呢?如果魔法棒是自己就好了,这样仅仅去改变自己,就可能带来无限的可能。现在想到这魔法棒其实就是自己还不算太晚。在自己喜欢的列表里挑上一样,开始吧,魔法即将发生,人生即将改变。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魔法啊魔法,开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