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毅

有好多事情是很难看到的。比如经过多少年才会遇到一次的流星雨,比如某海滩偶尔才会出现的蓝海湾。比如经过多年的准备,未必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却在毕业之后的若干年,做上了喜欢的工作。当然,也有,越来就越不喜欢。有许多期待,越是等待,就越是容易失去耐心。人们常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是啊,明明说是十五会圆,为什么偏偏到了十六才会圆呢? 这是一个人在天上想到的。现代的人都是神仙。在天上看流云滚滚,仿佛整个天是一片海洋。真正的海洋是天之海的海底。再向上,白云有趣的冻结成浮冰的模样,渐渐就掩盖了一切。突然见到一只白色的大鸟,它速度飞快的向后飞过去。恍惚间以为是错觉,可是飞行器不应该如此之小。一开始觉得是它的速度非常快,再到后来一想,那是因为我们的速度是非常之快的原因。它就那么自由自在的飞过去了。露过了我的窗前。然后心里的物理知识象是一个打开了的盒子,它们争先恐后的跳出来。速度是相对的。有人说,时间也是相对的。这是学过的东西。现代的人都是神仙。以往聚集的东西是有多么的神奇啊。 知识是海洋。这是不破的道理。书籍如海,打开书的网站,每一本都想着拿来读,可以还是不断有新书在出呢。 每一样都会消耗很长时间呐。就象一直在坚持做的事情。字写的不好,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来临摹。现在又开始每天画和写文字。都象是看不到结果的事情。听说坚持总会有效果的。那就期待这样吧。说不定月圆的夜晚,心愿就达成了呢? 这是不知道的方向坚持。有许多事情看起来没有结果。真的是像十五的月亮,如果你不坚持到十六,真不知道它原来可以这样圆。有人说:树深时见鹿,海深时见鲸,路长时见月,伴久时见心。这大概是时间可以给予我们的证明。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久长时显露的每一样东西。

节日是个奇妙的时间点。可能它有沟通各种古怪的结界的虫洞。连接着无数个平行的宇宙。于是这个宇宙汇集了其它宇宙太多的资源。就在节日里,都摆到了你的桌前。在吃得少之后是吃得饱,在吃得饱之后是要打扫。所以就这么不端不正,奇奇怪怪的长了二斤。也倒是有可能用的这个电子秤是其它平等宇宙的,它不准。
节日是好的休息点。你可以睡到地老天荒,你可以熬到星月无眠,你可以眼看着日上三杆,一转头就睡着了。于是就能感觉到肉在脸上生长,那些细胞争先恐后地分裂,向外挤着。听不到什么声音,是因为连声音都被控制住了。想说不要,不要啊,不要脸。
按理说该喝点茶的。回来就没喝茶,连冷泡都没有过。有点想饮茶带来的特殊时空感,是虚幻的,又是真实的,它无限广阔,澄清无比。茶连接的可能是其它的虫洞。
我记得之前在上海的时候喝茶。那时候我们几个在小酒店里。水是从前台和打扫卫生的大姐那里淘弄来的。茶远道而来。是Andy收藏了多年的口粮。一泡熟普,一泡生普。一部肖申克救赎就看完了。
又有在杭州参加活动之后,Philip领着四正和我去了宋城边上的一个茶室。那可是王澍亲自设计的啊。一边喝茶,一边吃着茶点,一边向下打量着那方小小天地的枯山水,那曾承接细雨的瓦梁,听Philip讲着茶事。春天来的时候翻过山,山的那边就是龙井村。想着山雨之将来,西湖的水漾,钱塘的潮,孤山下那些熟睡的人们。
再有在热乎乎的深圳和香港之边。有语嫣小姐姐的茶室。一张琴,一张桌。空调是后开的。一盏热茶,让汗渐渐的消了。几个人聊天,录节目,温度说随着空调的降了下来。不急不燥。
还有。四人去的参禅路上。清晨拜过了古寺,就在边上找到一家广州最常见的茶餐厅。热热闹闹的早茶时间。叫了熟普,我们自备了茶师,一杯接着一杯。然后大快朵颐。
这是喝茶带来的幸福生活。和什么人,在什么地儿,聊的什么天,做的什么事儿。
喝茶可能连接的平行宇宙更多些。我知道讲究的地方也许会插上花,燃上香。素手纤纤,清泉涟涟。茶器是精美的,窗外是翠竹掩着山。我知道也有两个人的闲坐,相对观无我,闲敲的棋子,不灭的灯花。这世界连接书,连接着激烈的思想碰撞,连接着那些刻骨的柔肠,连接着诗里的韵脚。它确实是虚幻的,又是真实的。它无限广阔,澄清无比。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一起来一杯?

叶子

秋风渐渐萧瑟起来。夜晚上驱车上到半山腰,只为了看到海,看到灯火辉煌的地方,象是在看海市蜃楼。
还不圆的月,静静的挂在海面之上,象是一个气球。那海面静得,竟是无一点涛声。更像是一面镜子,拷问人的心灵。这是一年中最好的节令。所有的圆满都在这一个时刻充盈。一年里的凉热在这个时间点交汇和融合,变成最适宜的温度,湿度也合适得象孩子的小手似的。这是一年的果实季。身在北国也有各种好吃的。叶子接下来就要开始变黄了吧。然后是冷,然后是雪要到来。一年谨收藏。与夏的热不同,夏的热好象是蒸笼似的,满世界都是蒸腾的仙气儿。所以一冷一热之间就有了这最好的时光。
海西之国佛朗斯牙有大仙阿尔贝·加缪说过,秋是第二个春,此时,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鲜花。
这是美妙的譬喻。我能想像出来,当你走在一地金黄的银杏叶道上的场景。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香花。那缓步而来,正是踏花而行的神仙,拈花而笑的时节。这也是温暖如同春光呢。
把叶子看成花,还是把花看成凋零是个有意思的视角。加缪继续写道:不要走在我的前面,因为我可能跟不上你; 也不要走在我的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 请走在我的身边,做我的朋友。 所有伟大的行为和伟大的思想,都有一个荒谬的开始。
我想到那个奇怪的故事:雪山下面住着一只鸟。这是一只奇了怪的鸟。明明是一只鸟身,却长了两个头。说是一个家伙,可也是两个。巧的是这两个头却是轮流作息的。如果一个睡着了,另一个就会醒过来。这是一只奇怪的鸟。一个吃了,另一个会饱。一个觉得香,另一个也能知道。雪山下就是这么神奇。有一天一只香花被吹到这只奇鸟的身边,正是其中一只头是醒着的。因为只是一个头醒着的,它想,我吃了这花,我们两个都会饱,还能增长精神和气力。于是它没有叫醒另一只头,就把花吃掉了。等到另一头醒来的时候,觉得好饱,就问它,这是吃了什么呀,竟然这么香甜,这么好。这头就回答了。结果另一头就十分不高兴。想,他吃好东西竟然不叫醒我。过了一段时间,他们见到一朵毒花,另一头就吃了。过了片刻,那第一只头醒过来,难受得要死。一问之下才知道原委。
这是佛本行集经中的故事。好象我们的思想。无论怎么想其实都只有一个本源,无论怎么想滋养着的也只是这个本源。当秋当作春天,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盛放的鲜花。把春天当作秋天,每一朵鲜花都是一片凋落的叶子。这提前的判断就象是那只双头的怪鸟。拿起来,还是放下它?
这一年中最好的季节。这是一年中第二个春天。此时,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鲜花。此时,如画。节日快乐。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在开的花。

早上推开阳台的门。风有点凉。茜之塔长势甚好,紧密结实。扶桑树自在结实,努力想把自己撑成一棵大树的模样。红掌隐在树枝之下,花色正当时,仿佛永远也不会开败。象足葡萄正伸展着自己的小嫩叶,一点一点努力,想要爬回非洲。阳光斜照在西边,天色青悠,地色青悠。
这是第一流的时候。无论你在什么地方。或东或西,或南或北。奇乾、夹金山、禾木、韶关。林木、雪山、大湖、人间。人们都穿着一年中最舒服的服饰。不多,不少。这不冷不热的季节,果子挂在树上,最后变成楼下的一车一车。这是成熟的季节。这有关于成长。
都是喜欢成为第一流呢。无论是不是在这样的时候。洒下种子,浇灌汗水,然后等待的时候是多少的落寞呀。种子的发芽是寂寞的。它在土里,它不为人知。它暗里寻找着自己的路。它找寻着营养,找寻着水。土的颗粒是它的伙伴。它娇嫩的芽叶触碰着每一颗土粒,安慰它们,会带上它们的消息,向上,向着地面去。直到,看到光。芽叶的生长是寂寞的。它的根似火,在燃着脚下的土,把它们的能量积聚,引着它们流动,向上,克服那些阻力、重力、加速度。输送到能伸展到的最远的地方。果子的是寂寞的。它的花努力开到最大,它的香努力散播开去,它要吸引,那些勤劳的人,能够看到它的火的人。让这些花朵可以结出果实。那就成为一颗果实吧。受着阳光,受着风雨。长得艳红,高高地成为秋天天空里最诱人的风铃。不响,却悠远。不动,你却心动。
这是我想像过关于生长和坚守的画面。听说梵高老师说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人们必须守护那把内心的火,要稳着点,耐心地待着,有谁走来,挨近它坐下—大概会停下来吧?总是有人可以看到你的燃烧吧。那就燃烧吧,特别是,遇到那些挨过来,坐在你身边并且加了一把柴的人。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看到你的火的人,并且,给你的火。

中秋节前的机场忙忙碌碌的。半天空中悬着一轮不满的月。很是不满。这边晴的天,那边晴的天,飞机还是延误。
月圆中天的时候应该很美。那是美人的嘴。当你能看到它的时候,话语不自觉的就洒满了天,盖了江湖。
这是秋的温度。到了晚上,就沁凉,沁凉。
这世界的温度本就不正常。由南至北,三个多小时,就从二十八九度变成二十度。穿着半袖就只能搓胳膊了。搓到有香。
好在有香。入夜的市井,灯火犹在,那一条街,烤得正香。各种香,炭的味道、孜然的味道、辣椒的味道、胡椒粉的味道,羊。
各种香。回到北方就是这满街的烧烤味。还记得去重庆的时候,那一街的火锅香,好象街变成一口大锅,正热热的熬着,等你来下锅。
这个季节的杭州应该是桂花香吧。那年的印象好深,西湖水,桂枝香。金桂洒了一路。这个季节的京城宫禁想必也是桂花在香吧。盛在盆里的桂树小小的,叶子是深色的绿。花是幼小的,香气是暗淡且幽远的。象是不知不觉,象是不知道在何处,可是无论你走到哪儿,都是在你的鼻端。有一晚在深圳也是这样的。我们走在小区里,灯火昏黄,那香味似有似无。
李清照老师曾经说过: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我想知道桂花为什么到了中秋就会香呢?还是它一直就是这样,只有到了这个季节才感受到它?
我们知道那些静默无语的花树,等了半年,到了中秋,就会把它的香气释放出来。到了时节,该香的也该香了。就象是在北方,就算是烧烤,也该尽情的释放出来吧。那我们呢?不需要梅定妒,菊应羞,只需要画阑开处就可以了吧。
在这个中秋,在月渐圆的夜,无论是享用着桂花的香,还是烧烤的香。是花的,早应该开了。能醉人的,早应该香了。学过的,早该用了。该显露的,就不要隐藏。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第一流。

当下

那么,我们来说说当下吧。
读书很快乐,也很耐人琢磨。了解别人的想法越多,就越容易陷入巢窠。比如见到理论,先问模型。遇到问题,就开始归类。见到现象,就联想隐喻。见到领域,先确认法则。
写东西也很快乐,也会很让人困惑。为什么有的时候想写就写,写出来的文字舒服且有满足感。有的时候却是左思右想也写不出东西来,下笔几个字总感是少了什么,就象是让人陷入到思考的漩涡。这么写不对,那么写也不是想要的。我们学到解除限制的,又反过来在限制着。拿起来,就不舍得放下。
这是当下的感觉。屋子里面黑黑的。这秋天,是越来越凉了,天亮得也越来越晚了。经常会感到费解,明明是会的东西越来越多,怎么会感觉学东西越来越慢呢?就象是这凌晨醒来,明明是积攒了好多的句子,却是左一团,右一团。想把它们揉碎了放在一起,它们却像是有记忆效果一般又恢复原状了。
还是小孩子的世界好。那一天,我拾回两片树叶子。一片是薄薄的,一片是厚厚的。一片是山河,一片是阡陌。心就象是小孩子,对一切都是好奇的。就象是新看的镰仓物语。世界随着想像在改变。又或者是世界并没有随我而变,变的是自己的心境而已。
我想这世界应该不缺乏的是想像力。因为没有哪一天是一样的。每天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每天看到的第一缕光线,每天触碰到的第一个物体,每天感知到的第一种思绪。它们从静寂中醒来,开始伸出它们的手掌,向着能通联的其它东西握去。这是孩子一样的好奇心。如果把它收起来,也许我们就在一个固定了场域的迷宫里。放眼看去是白的墙,不见路。伸开手去摸,然后移动脚步。偶尔出现的美丽画面,只是好奇心偶尔绽放了笑容。
我知道有这样的好奇心。就算是闭上眼睛,也能觉察到世界。心香一支观我佛,我佛原在身边坐。我们一直在寻找的,其实都在身边。我们一直等待来临的,其实就在当下。
对世界永远保持好奇心。犹如一场双人舞。我进一步,你退一步。你进一步,我退一步。踮起的脚尖,抬起又放下。舒展的手臂,抬起又放下。旋转,睁开闭着的眼。如是,我见。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对世界永远保持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