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法

现在的看法与过去是不太一样了。
过去很小的时候,我在小学低年级之前。那时候家里是很穷的。按老妈的说法,我们家的情况,算是从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状态,逐渐开始好转的。平时里吃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玉米面饼子。煎饼卷大葱都是改善伙食了。那个时候在农村其实都差不多。北方的农村,自己家种的不过是玉米。吃菜,除了春夏秋的时令菜,一到冬天就是地窖里的大白菜和萝卜,还有晒的干菜和腌下的咸菜。最大的希望就是等待过年的时候,养的小猪会杀来吃肉。喂小猪吃的猪食,就是从山上采的野菜。不象是现在,那时的野菜现在已经成了金贵的东西。而过去我们给小猪改善伙食,是用我们吃剩的东西。现在这种法子喂出来的猪,叫做泔水猪了。而时令的野菜则码成造型,装在盘里,价格不菲。
又比如昨天有群里说Scrum团队的事情,如果团队成熟了,是不是Scrum Master就没用了。有看法说卸了磨可以杀驴了。我有点惊讶这看法。第一个是我还没有见过稳定且成熟的团队没有Scrum Master的,另一个是如果是杀驴,这个自比有点太不舒服了。颇有点壮士远行不易,水畔惜别,望自珍重之感。总觉得是送他去不归之途。有点东西在心里一直想说,就写了几个句子:养驴在东山,使驴磨磨好;一朝磨磨完,驴吃东山草。结果群里还是觉得驴肉是好的。现在不是讲善待动物了吗?喜欢一部电影里的一句话,叫做:“我喜欢它们活着时候的样子。”
对这个事的看法还没有形成,就想到之前参加龙爷课程时关于“完成”的一些说法。我们做的很多事情,其实只是完事了而已。经过一段时间,就又回到老样子。不管是什么,新的习惯变成了被丢弃的东西。就好象有一个皮绳,人虽然向前走,还是会回去。只完,不成。很多所谓的转型完没多久,顾问走了,团队又回到老的状态,就是这个样子。所以从看法而言,我们更希望它能不只是完,而且会成。你来了,它变化。你走了,它依旧成长。至于从驴的视角拉完磨是做什么,自然可以去东山吃吃草。从人的视角,也就有各种可能。
所以我们的看法在三维的空间里,会形成各种交错的线。永远不相交,也永远不平行。只要在某些角度的投影,能够形成交集,那就可以汲取到营养。如果审视思考自己的看法,相信它,那就坚持它,成为一个榜样。让它的光芒闪耀,让其它的线愿意靠近来取暖吧。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所有看法都应该得到尊重,成为一个榜样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