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朗尘烟起,依稀去年此日。风吹衣尚寒,人只碑亭记。便是许来生,由他去。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