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公园历险记

今天整理与儿子的游记,发现想来没有几次,但是其实时间跨度还是很大的。关键原因是有几次疯大了,造成小家伙累得生了病。

现在能够回忆起来的第一次就是去劳动公园。想想那次的运动量实在是不小。因为我们是大致相当于从奥林匹克广场走到劳动公园的。在路上儿子已经是累了,我就背了他一会。正好前面有个小店,我提议买瓶水,他就忘记了。小孩子真是好骗。一路穿过地下通道,来到劳动公园,他就像上了发条,开始跑。

他就是爱跑。记得他3岁吧,我们去中山公园,他一直跑了有近1个小时,然后对我说“爸爸,我玩够了,咱们回家吧”,于是打车回家。

现在到了劳动公园,正是可以大显身手。我们爷俩跑着去看了孔雀,然后去看玫瑰花池,再到原来钓鱼那个亭子的位置。中间一步不歇。这个干了的人工瀑布就在向山上行进的路边。

上山之前,我们决定从这里爬上去。因为没有人,加上不高,我想可以一试。我在后面保护他,不到不半他就想撤退了。结果是再而衰,三而成。

攀登之前:

攀登完毕:

在东门我们见识了这位抽陀螺的老人。为了要鸣叫声,在铁的陀螺上车了两个孔,不知道的人如果敢去摸那陀螺手指肯定是没了。

儿子对那东西很害怕,但是正常的。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