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

又去打了羽毛球,很喜欢。就一直霸场。被打输了还在场上。因为喜欢,所以即使是很累也想坚持。对每一个球都想奋力去救起来。
听说过一个故事。讲了三个造船的人。说是一个人去了造船的地方,因为是很久远的故事了,所以造的是那种老式的木船。遇到了三个三个造船的人。一个人唉声叹气,一个人勤勤恳恳,一个人快快乐乐。他很好奇,于是就发问。
你每天做什么呀?他问。唉声叹气的人停下手里的活计,说。唉,我是天天烦死了,每天都在修理这些破木头。看看我手上的老茧?这活我才不想干呢。要不是我家里有老有小,又只会这门手艺,这活我才不会去做呢。
你每天做什么呀?他问。勤勤恳恳的人手不停,他答道,我在加工这些木头,做出这些零件,好给其他人用。可是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虽然每天的工作都是重复的,可是这个行业给的钱还不错,枯燥了点,不过还好。
你每天做什么呀?他问。快快乐乐的人手指向远处的成员,回答说:看不到吗?我在造一艘船呀。等有一天,我造的这艘船,它会乘风破浪,遨游在大海之上。有一天,我也可能会坐着我造的船出海,去追逐那些远方的梦想。看,这工作多有意思?我造的每一艘船都很特别。
这是一个常常听说的故事。会有三个人,他们可能造的东西未必是一样的。过程都是相似的。对于他们做出来的东西,仿佛情绪会传染,快乐的人造船更坚固和耐用。
如果你想要造一艘船,先不要雇人去收集木头,也不要分配任务,而是去激发他们对海洋的渴望。这样他们的船会在海里,既不是枯燥无味的烦心工作,也不是一个一个零件,而是要去吹着海风,踩着海浪的船。那些船是会载着他们梦想远行的。我们自己也是。想要造一艘船,那就先喜欢海洋吧。等着爱上她,收集最好的木料,会抢着做每一个关键的活计。就象学习打羽毛球,不放过任何一个球。即使累得浑身是汗。你会爱上海洋,因为你的船会在那里。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爱上海洋的你。

习惯

忽然想聊聊减肥。自从减了十几斤之后,现在往下有点难。好象有必要总结一下。必竟连减肥这事都做不了的人怎么能当教练呢?想要告诉别人那样行,首先自己得行。
嗯。减肥其实非常容易。从理论上。公式是这么说的。当你摄入的热量少于你消耗的热量,你的体重就开始减少了。不变的真理。要么少吃,要么多炼。无有它法。当然也有那么干吃不胖的,因为消化这东西很奇妙,消化不好,吃了东西,也不会摄入热量,这大概是天赋大能吧。可惜学术有术名词,叫做消化不良。所以也大可不必骄傲。老夫年轻的时候也消化不良,怎么吃都不胖。谁知道后来变身成大胖子呢?连吃东西都成为一种努力,这是多年以前连想都不曾想过的。
吃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不过对于我们来说确实如此,好象也有专有名词来自称,比如“吃货”。吃货的世界留恋的东西太多。上海复旦旁边有家江南菜好吃,杭州浙江大学胡同里有家小店的牛肉羹好喝,广州则到处都是好吃的,至于红树林公园旁边有家点心也是不要不要的。这都是记忆里太深刻的事情。切成丝状的水豆腐飘在淡青色的汤里,如同一支散开的菊花,浮着几颗红色的枸杞,这是诗意盎然的秋天。厚重如凝的一碗,牛肉粒碎碎的是在田野里游荡的水鸟,几丝绿色的菜叶,是青山,是如是,是冬日里羞羞的懒散。至于花开的季节,蝴蝶翻飞,那是禅,食指大动亦是修行。谁不愿?就坐在彩绘玻璃的窗下,沏一壶好茶,氤氲中静静等待着她来。
运动却非如此。比如从住地开始,走上七、八公里,就是创意公园。可是要周末才行。因为要差不多两个小时。又不然到园子里跑步,一圈差不多一公里,绕上个三圈,就觉得膝盖疼。约了打球,可是还需要场地,而场地和球友不是所有时间都方便。一天不动,便天天不想再动。如果睡过回笼觉,知道它的好,便天天都想回个笼。
唉。这懒的肉身,去称了称体重,又回去了有二斤。说起来非常简单。放纵一下自己,于夜晚去吃顿点心,便是走上两圈,也消耗不了那许多的热量。养成习惯很难,想要回去太容易了。减掉一斤可能需要几天,吃的稍微多一点,立刻就回到原型。对于习惯,明明知道它是好的,坚持起来却是很难。对于放纵,明明知道它不利于目的,却因为不必要的甜头就轻易被吸引。所以对于下一程,习惯,你快点回来吧。相信,我能。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别放弃好习惯。

在窗帘挡住的室内是黑漆漆的。轻轻拉开窗帘的缝隙,清冷而平静的光就进来了。屋子里仍然黯淡,可是就象是外面的世界在室内鼓起了一颗泡泡。
阳台上的三角梅枝条仍旧伸展着。昨天我已经浇了一瓶水。虽然它的枝条已经干枯,我希望它仍然可以活转过来。象以往一样,绿的叶子,红的花朵。很多植物有这样的功能。干旱的时候象是已经枯死了,来点水份,就能够快速恢复回来。这一次,我希望它也能。
时间是个好东西。我希望它能有一大把。啊,看书的时间都没有了。啊。准备PPT的时间都没有了。遗世之珍的时间还是有的,去看画展的时间还是有的。贵重的巨细和平白的抽象。象是一阵可以荡涤人的波纹。
我们在看阿依·哈奴姆的那些断壁残垣。琴音悠扬。博物馆黑纱垂地,没有光,自然,那些展品都是闪光的。金的制品,图案简朴而华美,被从一个个墓室取出来。那三四十岁的女子,那十五六岁的女子,那些高地上飘过的尘烟已经消亡。只余下这些在黑暗中夺目的器物。将变为骷髅,我们将那些曾经属于她们的一个一个拿走。摆在造型台上。无数段时间仿佛在说C爷的那句话:“没有什么属于什么”。每一个都是属于它们自己的。
阳光写在楼顶的漂亮房子上。在画廊里,展出的是鲍蓓世间最美的情郎。版画背景上,线条徐徐的涂着。色彩偶尔映红了画面,偶尔象蜻蜓,一点一点。谁的记忆里写的锦的灰,堆成堆?抽象的因具相而在诉说故事。具相的幻化出抽象的含蓄着独白。那些幸福啊在哪里。心里巨大的声音在胸膛里回旋。那些敲击让人难于呼吸。声音是可以记录的,那什么可以记录那些呼啸在心里的声音?
每一段简单的重复就可以折叠一系列的年华。每一段线条打破的空间就可以将心暴露在朗朗乾坤。
我听说会弹琴的吸毒流浪汉四处流浪,后来的他遇到了一只流浪猫。从此缘份让他们相依为命。流浪汉最终改过自新。这是改变的力量。不管有什么会将它激活。
就象电影未曾开演就是各种广告。天慕兰的鞋子在讲述着它的故事。当阳光照耀生光,画外的声音在诉说:“明天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又一个全新的我会出现”。被什么激活,会做什么改变。每一天都是崭新的一天,每一天,一个全新的我会出现。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全新的我。

幸福

很多时候起来会晚。昨天就去了南科大。自助餐、曾经北大的教授、图书馆、开放空间、讨论室、半开放讨论空间、百年的树和树下的土地庙……这是悠然的时空。每一段光阴都象是料子披在皮肤上。那是不一样的柔滑。这是喜欢的幸福生活。
很多的时候幸福生活是没有感知的。聊天的时候知道许多人羡慕我的生活。我其实也羡慕别人的生活。都是不曾有过的,就最好。不曾过过的,就最好。
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故事清晰可见。一个人在佛前求。现在的生活要最好的。最精美的食物,最华贵的衣服,最奢侈的房子。佛说,这个可以有,那你需要在下一世忍受各苦。这个人说,好的。我就要现在是最好的。于是就各种好的。各种好。可是这个人还是没有感觉。有一天,他突然想起之前的生活,没有华美的宫室,精美的食物,华贵的衣服。可是想想那时候就很幸福啊。他心里问自己:究竟什么是好的呢?幸福是什么?
或者就象梦里这个人一样,其实就在幸福之中而自己并不知道呢?
我们都渴求幸福。而我们就在幸福之中。许下心愿,那心愿就象种子长大一样,需求水、土来让它长大,它越大,需要的营养就越多,就越不容易满足。 有的时候,身在福中却真的是不知什么是福。古人说,无欲则刚。也许是这样,先开始体验自己有多幸福吧。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我们的福。

咸鱼

阳台的一角是一坛花。我不知道风是怎么刮的,它的枝条已经伸出了铁栏杆。散开的枝叶到了这个时节,已经变成了铁丝一个样。几朵艳红的花在风里抖索着。这是能看向外面最好的姿态。我就这么躺在床上,对面是无拘无束的田野,自由自在啸叫的风。
清晨是美妙的时光。哪里有声音,哪里就有发条一样的神经。楼下一条狗,叫着。它应该是喉咙有什么问题,叫的声音都象是破旧的风箱。吼吼吼吼。鸟叫的穿透力是独特的,仿佛一支箭,轻易就把什么射穿,让人就想这么自在的躺着,周围应该是森林,应该有湖水,应该有草木,应该有鲜花。
随手翻一下床头的书页。那刚刚拿到的文字还透着键盘敲打的声音。每一条建议都在说,这样、那样。美梦,能真。
梦想是真实的。如此之真。如果你跟我一样。周末的早上,如往常一样清醒。如往常一样躺在床上,一边敲字,一边翘着腿。思绪纷纷。有没有感觉一切跟梦想一个样儿?想象那些咸鱼,吊在铁丝上。风在收紧它的肌肉,它的肌肉已经收缩成阳光的味道,只能吃,不能游。阳光在炙烤它的身躯,它的身躯已经被风吹得干成平面,只能用水煮开,不再自如。这周末的早上,想像一条挂在铁丝上的咸鱼。自由自在的躺在床上,想着“做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周末的梦想。

之前的上过的课程里有段有意思的对话。什么是有力的问题?有力的问题就是那些能让人陷入思考的问题。现在我们也叫它“灵魂的拷问”。好玩的是每个人能引发深思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说到有共识的是一句“你是怎么想的?”
你是怎么想的?当上级问你。事情没有妥善安排。那是怎么想的?计划不够周密?能力不足?还是遇到了不可知的困难?这是有意思的话题。是怎么想的呢?原来以为是这样的,可是发现世界原来大不相同呢。现在的状态是这样,想怎么办?能怎么办?会怎么办?立场是什么?有什么策略呢?是怎么想的?那以为别人是怎么想的?怎么认定的这个想法?确认过吗?哪些是真正对齐了的?哪些是猜测的?哪些是含糊不清根本就是混乱的?
翻开一页书。书本上写满的,是一篇一篇的字儿。每个字的含义都似乎清晰可见。可是众人的理解却是不相同的。有的认为这是规则,有的认为这是模型。有的认为这是操作步骤,可以什么都不用想。那么,你是怎么想的?
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如果什么都不去想,按照某些指引去做,确实看起来是非常省力气的。事情过去之后再去想,是这样的吗?怎么想看似不重要,其实很重要。这是出发的那一点。人说人生有三个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是那三个问题之一,“你是怎么想的?”做什么之前问一句,或者做什么的时候问一句,又或者做完之后,问一句。想一想,是怎么想的吧。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是怎么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