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

整个世界杯期间的节奏都是极快的。白天忙工作,团团转。夜里忙看球,睡不香。
整个世界杯期间的收获也是满满的。白天工作忙,有成果。晚上看球忙,有成长。
昨天是淘汰赛后的休战期。球队歇息,调整状态。球迷保养,等待下一战。作为伪球迷,赶上了,过过瘾,没赶上,猜猜比分。甚至根据国旗图案,整整玄学什么的,不知道竖条国能不能争口气,不知道横条国能不能战胜十字旗。闲才能作靡靡之想,所以没有比赛,才有时间好好思考一下比赛。
虽然说参加世界杯,目标就是要夺冠的。可是不同的队伍目标还真的是不同。
比如有的队伍,来了就已经达到目标了。
比如有的队伍,它的目标似乎是为了夺冠,它的打法却似乎是为了享受倒脚的快感,控球的欢乐。
比如有的队伍,各种争取,拼尽全力,无奈技不如人。
比如有的队伍,浑浑噩噩,状如游仙,是众人的目标,所以早早倒下。
比如有的队伍,来了,能赢一场,也算达到了目标。
比如有的队伍,干脆咋也来不了,还美其名曰:美中不足。
那场上呢?
每队各十一位场上队员,他们的目标呢?
有的只是想好好表现。
有的想千万不要让盛名蒙尘。
有的想多进几个球,以后就升值了。
有的想踢球就踢球呗?想那么干啥?
于是就尴尬了。我们的脑海里那个天鹅梭鱼和虾拉车的故事会涌现出来了吗?看着似乎是一致的目标,行动起来会是想要的结果吗?
这就象是我们对孩子的要求,就象是某个拆解了的公司目标……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已经对齐了的目标。

对称

这一次回来的一个目的是为了检车。这次检车就发生了一个事儿。
每一个事件背后都藏着一个道理。每一个人看到的道理也各有不同。徐一鸿先生在《可畏的对称》里说道:“不同视点的物理学家观察同一个物理现实,它会是不同的吗?”
好吧,再说回检车。
车是合格的,不是我造的。油是合格的,不是我造的。好吧,车还是要检的。把车开到一个小山岔,检车的地方真的没有多少人。几个人闲散散的在小铁皮房前面聊着天。大房子的几个检车的地方也没有车在排队。拿证、交钱,直接开过去。一切都很顺畅。连等审批打印都只等了不到3分钟。
回的路上有条小路,曲曲折折应该是可以开上山顶。那就顺路去看看。多瓣的花朵从树叶里探出来。阳光下的它对称而美丽。U盘里那些可以在脑海中洋溢的音符,珠圆玉润,如同围着一圈跳着舞的精灵,起舞那嗨哟。草色深绿,拱卫着蜿蜒的土路,如同要通向童话里神秘的国度。山里是农人的世界,似开非开的,似有非有的院门。见到人来就站起来而不吠叫的黄狗。一切都和谐自然。
总有什么事要发生!路上的风都那么清凉。等等,空调的风呢?常去的洗车保养店的人说检车之后必有问题。难道是真的吗?打开空调开关,接头松了。再打着火,ABS,ESP的灯常亮。检测了一下,除了那些问题。后刹车灯也有问题。难道是要去4S的节奏?那也先刹车灯换上吧。师傅说,你这车是怎么检过的?可是明明原来一点问题也没有啊。换上刹车灯,踩几脚。一切,居然正常了。
再回到《可畏的对称》:“假想有两位物理学家,不知因为什么古怪原因,其中一位在观察世界时总把他的头从垂直方向歪31°,而另一位则是正常的。在多年研究之后,他们分别将自己的观察总结为物理定律。最后,他们比较结果……真实生活中的物理学家也相信,物理定律对转到任何角度都是不变的。物理学称之为具有旋转对称性。”
车是一个系统。世界是一个系统。每个系统的表象都是不同的。不过隐藏在后面的道理可能是相同的。一个导致另一个,一个驱动另一个,一个影响另一个,系统就这样复杂起来。如果看到问题,表象很多,可以真正解决的方式也许就象给车换上刹车灯那么简单。
爱因斯坦说:“我想要知道上帝是如何创造这世界的。我对这个或那个现象,这个或那个元素的能谱不感兴趣。我要知道的是他的思想,其他的都是细节。”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致那些对称的道理。

工作狂

要想做一件事挺难的。比如世界杯上夺个冠。
赛程滚滚向前,已经有好多支球队的队员只能坐在家里看球了。比如削发明志的梅西,比如犹如开挂的奥乔亚。很多时候,我们都希望心仪的球队里,人人都是工作狂,防守、防守,进球、进球。
还记得小组赛那个跌跌撞撞的阿根廷队吗?1:1平冰岛的时候,一度让人以为冰岛就是阿根廷。0:3负于克罗地亚的时候,站桩式走位一直都很飘乎。若不是最后一场险胜尼日利亚。小组出线都成问题。好在与法国比赛的时候,负、平、领先,让人相信那个神奇的足球先生又回来了。据说一段时间的统计是场均跑动7000米。还记得有场有人跑了近20000米吗?我们都希望他成为一个场上的工作狂吧,那样就有的看了。
再看看昨天晚上的奥乔亚,一次又一次的神奇扑救。号称数个必进之球都高接低挡,左扑右击。忙碌不已。那个时候,他真是场上的工作狂。可是谁又能逃脱呢?如果真的在那个位置,如果不是被人围打,如果不是技不如人,真的愿意吗?
如果有机会,便如姆巴佩,起时轻灵,动时脱兔,勇时直贯三军,退时,那便小半场的安歇。这工作狂,狂在关键,不在碌碌而为。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不做自己的工作狂。

榜样

世界杯两牙都打道回府了。
还记得那一天,他们都在传说C罗的无限勇猛。据说33岁,亦可是无人匹敌的年轻。更有人说C罗的锻炼是有诀窍的,甚至总结成6条:1、设定目标,坚持不懈地去达成;2. 与训练伙伴合作,以增强竞争力和提高自己的运动表现;3. 做充分的热身运动,以避免运动损伤;4. 把有氧训练与力量训练结合在一起进行,以提高肌肉力量和耐力,同时还增添了乐趣;5. 训练全程积极补充水分;6. 从不饮酒。更有人总结他的食谱,结论是自律才是关键。
那一天,叔发来南美纪行。纳斯卡地画、马丘比丘、复活节岛的巨人、卡拉法特莫雷诺大冰川、伊瓜苏大瀑布、玛瑙斯的食人鱼、比格尔海峡…..叔的6万公里远行也让我魂牵梦绕,雀跃欲行。还记得当初和妻新婚不久,叔和婶领着我们去野长城。10月的北京天高地阔,10月的北京红透了山顶。我们爬上了山巅,翻过一块巨大石头。从此心里埋下了种子,一到空闲就在我的周边穿行。金石滩边的汉代故城、大黑山的山顶、小黑山的道观、白云山的钟声、响水寺洞中的泉水、镇泉寺树下的井、西湖咀边的夕阳、排石海边夜月的风情…..
言传不如身教。在C罗身上看到的自律,从叔身上看到的自我,都是我的榜样,那是我该去做的如何如何。否则的话,从南方归来,不耐热。久在北方居,不耐寒。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做自己的榜样。

因缘

如果你没有错过昨晚的球。那就没有错过7个刹那。各种精采。
年轻的小将狂奔过人,壮年的英雄秀出华丽脚法。
没有什么拖沓。后场起球,简单突入前场,撕开防线。没有什么迟疑,于无人盯防处,大力射门,似天外飞仙,一贯而至。
一个领先了,另一个就追平。然后反超,然后再追平。然后再领先。在大家以为没有机会的时候,又进一球,可以有好多幻想。
前晚回来,有许多事要做。比如车上落了许多鸟屎。洗了车,好准备去年检。洗车的地方有供休息的地方。在沙发上一坐,小猫饭团就过来了。跳到我的腿上,头一个劲的往我身上蹭。躺在我怀里。以为喜欢我,极尽安慰之能事。摸它的头,捋它的毛,想让它安静。不过它可不安静呢,一会就换个姿势。
老板娘过来说,这猫现在掉毛呢,快看看身上。果然一身猫毛。就拿透明胶带往下粘。
傍晚的时候,儿子又去画画。索性就跟媳妇儿去宜家呆会儿。结果有人群里发了宜家压蒜神器,就顺便买一个吧。在拿东西的时候还遇到了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家。这就是缘份吧。
佛经上讲,因是过去,是未来的种子,缘是条件,是环境。有因有缘,花就开了。
在终场哨声响起的时候,我看到梅西表情呆滞。体育场闪光灯频频,人声鼎沸。他知若未闻,感如未知。听说葡萄牙也被乌拉圭淘汰。就象昨晚的7个进球一样,人是因,比赛是缘。新的会取代旧的,个体会溃于集体,潮水会一波未平又生一波。就象昨天的遇到一样,人是因,场是缘。离别虽久,交汇可期。每一场花开,都预见着另一场花开。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因缘。

奖品

世界象整个从6月的中旬,充满着一种靡靡的味道。
夏天象整个笼罩下刚下过雨的潮湿且闷热的空气里。
汗湿的。衣服粘在背后,不停地走,体内的气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无法而言的心情,无法而言的激动。
这是每4年一次的世界杯。荷尔蒙弥漫在空气中,是食物。每块大屏幕上钱一坨一坨地奔跑,舞动,青春。有人说,饿呀。是夜半候场屏幕光芒反射到脸上的苍白色。有人说,赞啊。是英雄华丽到醉人的百步穿杨。有人说,帅啊。是男神下场时忧郁的身形。聚会中,边饮酒,边看球,这是激情的碰撞。沙发上,拥被而坐,神满意足,这是丰收的心情。
这是每4年一次的世界杯。它的奖品不是永恒,你不能一直拥有。它的奖品也是永恒,每一段时间凝固,仿佛都在四维空间,随时可见。享受者光采四溢,打道回府却喜笑颜开;孤独者从高处跌下来,落寞地看着屏幕上其他人的舞蹈;幸运者显然似有天在照顾,连对手也在帮自己的忙;勇敢者自在享受他的比赛,他的热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比赛,自己的奖品。享受的既是结果,也是过程。翻翻照片,哪个是你的比赛,哪个是你的奖品?下一刻,又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