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若耶: 無塵子

《高士春秋》曰:方镕隱天門山,以棕櫚葉拂書,號曰無塵子,月以酒脯祭之。

這是一個來自於高士春秋(搜不到相關資料)的故事。高士方镕隱居於天門山,沒事的時候用棕櫚(注:原書中為棕(木間))葉拂拭書籍,號稱為:無塵子,每月用酒和肉脯之類祭之。若人有塵而書能無塵乎?

參考:

1. 百度方吧

方镕,淳安人,历官两淮制置使参谋官

雲夢若耶: 綉紙

《文筆襟喉》曰:蕭穎士少夢有人授紙百番,開之,皆是綉花,又夢裁錦。文思乃大進。

這又是一番神跡。《文筆襟喉》書中所記,說蕭穎士年輕的時候夢見有人給了他一堆紙,打開一看,全都是綉花,後來又夢到剪裁織錦。因為這個原因文思大進。

關於蕭穎士流傳的有意思的事情比較多,比如遇左姓書佐、比如侍才傲物。此說有言其才華若上天所賜,蓋非人間所有。 继续阅读雲夢若耶: 綉紙

Code::Blocks:如何使用每晚编译

1. 何为每晚编译版

每晚编译版是一个照现在的样子的改进的版本。是二进制发行版。一般会每天提供,代表着Code::Blocks源码的最近也是最好的状态。一般来说它们会非常稳定,但是它们仍然会可能引入新的bug、退步,另一方面,它们也会引入新的特性和bug修复。。。 继续阅读Code::Blocks:如何使用每晚编译

骑行日记,17,狗宝

人和狗的感情能有多深?看看你身边的人吧。有的叫狗做儿子,有的女孩在街上看到狗,只要稍微有点姿色的狗,步都挪不动了。就算狗刚从草丛里爬出来,就算狗刚才干了点什么,也会伸手摸摸,甚至抱抱,或者让狗狗用舌头舔她的手心。请原谅,我并不是主动想用“狗狗”这么儿话音的说法。实在是一想起这镜头就可以想像到象情景剧发生。狗狗,实在是宝。

我家就养过2条狗。不过从血统上来说,是杂种。农村么,用来看家护院的,有条狗就行。

那2条狗,一条叫阿黄,是一条爱与汽车追逐,会在给我们在自留地里看锄头的好狗。坏就坏在它的爱好,最终最某不堪忍受的司机师傅谋杀于俺村西头。阿黄最终化为狗肉进了俺村西头不少邻居的嘴。那时候我刚还没上初中,只吃了一块就算了。现在的小孩是理解不了的,那么好的狗怎么吃它的肉?倒退若干年,一年只能八月十五、过年凭票只能买1斤冻肉就知道了。

另一条,叫阿欢。阿字辈的小狗们最大的特点都是到我家的时候比较幼小。阿欢来的时候更是。这小家伙来我家的时候刚出生4天。晚上都是我搂着它睡。等长大了,这家伙也比较通人性。我常跟他用个什么铁锹之类在院子里练它的搏杀能力。后来我上了大学,第二年回去的时候,这家伙还认得我。再一次回去,是毕业后了,姐姐结婚,本以为它不能认得我了,等我回到家,它还在我的裤腿上蹭来蹭去表示亲近。阿欢的下场是比较悲惨的。因为我的父母被我接到这边之后没有人看管,就送给我爸的一个好友。结果成了某打狗人士枪下游魂,阿欢我们竟是连尸体都没见。阿欢3岁的时候病得历害,还是我爸爸抱着它到江南打的针。家里人还开玩笑说它长了狗宝了。唉,没有了。

现在的狗呢,更是宝,有点象人的狗宝。长在某些人家的狗估计活得都比人强。一天到晚瞎汪汪,处处显示自己没有智能的狗到处都是。我今天早上就是被某处狗长时间的叫唤弄得再也睡不着。

狗宝地位的上升有渐渐超人之势。比如你坐在出租车(不是出租车亦然)里,如果前面跑过去一条狗,司机会及时刹车,如果是一个人,刹车之余可能还会有污言秽语。

有司机同学会说,有人行道不走,还愿人说?对啊,你不在红绿灯处抢行,搞得行人走人行道跟穿马路一个样,谁穿马路?就象我今早上穿过一路口,那个车稍慢一点我就过去了,而他即便探个车头他也走不了,他就一定要加个速。唉,尊重一个人比尊重一条狗都难么?

骑行第17天,纪念我养过的2条狗。

怕就怕你想做料理鼠王,做来做去却成了料理小强。

参考:

1. 狗宝

2.

騎行日記,16,摩訶摩耶

摩诃摩耶

骑行至今,计16次。往返公里数约400公里。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每一小步,最终使我的里程数已经轻松到达沈阳,没到?至少白塔铺了吧。日记倒没有每次都写,因为一开始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低头喝风,抬头闻尾气能有什么记的呢?后来记述的原因也比较可笑,主要是怕自己忘记了,又或者是骑行运动不能坚持到底,有这么个日记铺着,总不能太不要脸面吧,所以数着数,希望能突破个什么百了、千了、万的。万?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骑得动是真的。那年月再整个打印机将这些日子打印出来,整理它个一大厚本,埋到地下三百公尺,说不定第n茬地球人发现了,以之断定个上代地球人的主流交通工具是自行车之类。嘿嘿,众口铄金,这计划十分可行。

继续阅读騎行日記,16,摩訶摩耶

雲夢若耶: 硫黃碗

《樞要錄》曰:元載凡飲食,冷物用硫黃碗,熱物用泛水瓷器,器有三千事。

樞要錄中說,元載元大人的飲食習慣與眾不同,冷的東西要用硫黃作碗,熱的東西要用泛水青瓷,器物的種類有三千種之多。

元老大人是中國古代較為貪婪的人士,雖然與後世眾人相較要差很遠,但是由於讀過書的原因,較會享受,比較懂擺譜。比如今人暴發之後不外乎豪宅名車,美女就不要提了,人家那會兒封建社會沒有限制,跟人家比較,連用個器物都如此講究差了不是好遠,是境界。

中、晚唐、五代真是妖孽縱橫,有首詩中的兩句太有氣勢了,相當適合當時,“天地並一鑊,竟自烹妖孽”。不時當時那鍋何在?

元载(?—777年),字公辅,凤翔岐山(今陕西凤翔县)人,唐朝中期政治人物。
《旧唐书》称他“性惠敏,博览子史,尤学道书”,天宝初,因熟读庄子、老子、列子、文子之学,而考上进士,后任新平尉,肃宗时,因与掌权宦官李辅国之妻同族而受到重用,管理漕运,代宗时,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即宰相),后又授与天下元帅行军司马。因先后助代宗杀了李辅国以及后来的鱼朝恩两个掌权宦官而更加受到皇帝信任,“志气骄溢,每众中大言,自谓有文武才略,古今莫及,弄权舞智,政以贿成,僭侈无度。”此后营专其私产,大兴土木,排除异己,最后因为贪贿被杀抄家,有赃物胡椒八百石,钟乳五百两,史载:“下诏赐载自尽,妻王及子扬州兵曹参军伯和、祠部员外郎仲武、校书郎季能并赐死,发其祖、父冢,断棺弃尸,毁私庙主及大宁、安仁里二第,以赐百官署舍,披东都第助治禁苑”“及死,行路无嗟惜者”。宋代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一书中感叹:“臭袜终须来塞口,枉收八百斛胡椒”。其著作有全集十卷,《全唐诗》收有一诗《别妻王韫秀》。

參見:

元载(?—777年),字公辅,凤翔岐山(今陕西凤翔县)人,唐朝中期政治人物。

《旧唐书》称他“性惠敏,博览子史,尤学道书”,天宝初,因熟读庄子、老子、列子、文子之学,而考上进士,后任新平尉,肃宗时,因与掌权宦官李辅国之妻同族而受到重用,管理漕运,代宗时,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即宰相),后又授与天下元帅行军司马。因先后助代宗杀了李辅国以及后来的鱼朝恩两个掌权宦官而更加受到皇帝信任,“志气骄溢,每众中大言,自谓有文武才略,古今莫及,弄权舞智,政以贿成,僭侈无度。”此后营专其私产,大兴土木,排除异己,最后因为贪贿被杀抄家,有赃物胡椒八百石,钟乳五百两,史载:“下诏赐载自尽,妻王及子扬州兵曹参军伯和、祠部员外郎仲武、校书郎季能并赐死,发其祖、父冢,断棺弃尸,毁私庙主及大宁、安仁里二第,以赐百官署舍,披东都第助治禁苑”“及死,行路无嗟惜者”。宋代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一书中感叹:“臭袜终须来塞口,枉收八百斛胡椒”。其著作有全集十卷,《全唐诗》收有一诗《别妻王韫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