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日記*26 心情

今年骑行的第二天,好久不骑,真累啊。用句流行的话来说,真是蛋疼啊。中午还没有到饭点,就提早饿了,欣然发现咱的将军肚有肌肉化前兆,著实是让人兴奋啊。

远看着特别象迎春花的黄蔷薇:

出墙来的红花:

在很多小巷或者往北的街区,地上还可以看到这个标志,不过不要以为是安全的,很多车辆呼啸而来:

丰田的4S店借着5月在放鲤鱼旗,是头又大了?

路过这个相对古老的小区,发现圈起来的小园里种了一株丁香。很有情调,对吧。也许大爷大妈没事就在旁边坐坐,焉知人家不懂得浪漫呢?

早上的时候一边骑一边想,以前我都是做行人的时候会站在车辆的角度想,开车的时候替行人想,这样真痛苦。今天啥也不想了,让这些车排队去吧。

骑行日記24, 以有限入无穷

晚饭之后,在LP同学洗衣服的当口,因为言語不慎,导致未来数天被限骑了。

可惜啊,今天早上骑的时候还非非想入,想入非非。竟总结出了数学方法统计我骑车的乐趣。2点之间,余以无穷分之,每一步以无穷小呼之。走过多少无穷小了?

人生啊经不得计算。人生若以百年计,不过只得三万六千五百天,以我那细分的算法,争分夺秒了,放大了多少倍呢?

不过一切都将走上正轨,大戏才刚开始,幕布就被放下。

本仙告诉你,给我一个无穷小,我让你享受宇宙间至高的快乐。

Cloud

骑行日记23, 打气/过桥

早就知道自行车它老人家呆时间长了会撒气,前几天为了骑车还给它打了几口。这么,骑到半路,前轮就逐渐发出我走不动了的声音。没办法,下来打气吧。好在带了个小打气筒。拔下座子,打吧。时间长了,打气筒口有点油,弄了一手。不过也比没气强啊。后轮也气不多了,被油弄得没了心情,想起春光街有个修车的小摊,就这么着了。

打个气你猜多少钱?5毛!还别说,你交5毛还得自己打。索性当把大爷,1块就1块吧。我又不知道打到什么状态合适。不过修车那大爷水平还不是盖的,打完气之后还用唾沫封了封气嘴。手一挥,开路!

天好,心情就好。

顺利通过正在兴建中的大桥,天公也颇为作美,微风习习,拍照留念。不过背面就不拍了,人家还是座裸桥呢。

人就是这样,该给自己打打气就打打气。有桥该过就得过。

其实没桥的时候一样活,只不过通过的速度慢一点。这慢一点就是慢节奏,你的活就可以轻松一点。桥建好了,你事多了,不过你想,这钱也就赚得多了。还别说,那个是自然,不过物价呢?它老人家也会涨,此涨彼涨,说不定你还成了负增长。

说啥呢说啥呢,把握当下吧。

bridge

骑行日记, 22, 无题

今天心情不好。白天如是,晚上上更如是。本来一度很开心。算了。不只是无题,还无聊得很。但是骑了就要写,即便明天天塌地陷。算是一种坚持吧。

另,祥和花园-胜利桥北637车的师傅,祝你开的车以后喇叭全部失效如何,反正市内用不到,当你想没事按着玩的时候,因为不再响就不会影响到别人了。

骑行日记, 21, 时间在哪里

时间在哪里?

本来想用繁体来写,但我不是古人,虽然我比较喜欢繁体字,它使你能够深深体会到那种古老的节奏和宁静。

再想用英文来写,但我不是英国人,虽然我比较喜欢看英文版的电影、电视剧,它使你能够感受到真实和不造作。

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但是写东西的却是需要心情,需要一个理由。很多时候我们想做什么的最大阻碍,就是时间在哪里?恐怕没有时间呢。

其实当下最没时间来做的事情就是骑车。是啊,且不说骑行路上可能面对的危险,就算是上下班来说至少要有2个小时在路上。上班8小时,一天有几个2小时呢。所以每天早晨骑车象要进行斗争,斗争何时止?骑出门外,一切就决定了。

风轻、云淡,草欣、木荣。

对面司机大哥没来由的向我瞪起了大眼。前面长发飘飘的大姐根本不理会后面的车声。年轻的女子不顾忌别人的目光从容地坐在情郎的腿上,放声大笑,又低声跟男人说着什么。虽然男人的打扮已经大类于女人。在路上,你可以看到匆匆上班的脚步,还可以看到一步一摇的老者,虽然,他不过只想去马路对面看看他园子里淡开的花朵。

怎样愉悦?如何计划、准备都难以取得。可惜只在上、下班的途中才有的2个小时。真的缺少这2个浪漫的小时吗?

套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时间就象地球,你不挤它都会偷偷溜走。

每天强迫自己干点啥,积年之后也许不一定用得到,再审视自己恐可令自己飘飘而欲仙。

骑行日记, 20, 象鱼一样自由多好

嗯。是该有怪怪的结论的时候了。骑行20天,计约500公里。

早上出发,没来由的感觉有一点点疲惫。还忘记了带帽子,给老鱼打电话,不接。切换到5档,出发吧。门口的坡用5档上去现在已经太轻松了。一切都很顺利。没有预想中到处可以见到的水洼。那就可以保证我新换的裤子的干净如新了。

不过没来由的恶感仍然是某事即将发生的前兆。怎么说呢?本来这篇日记的写法想写成倒述。一上来就是一段抢白。对的,抢白。抢白的意思就是只有我说,那个人,他没有机会说。我说的是什么呢?很简单,只有一句话重复了2遍的话:你会不会开门?!是的。常在水边走的又湿鞋了。一个下坡的时候,前面是红灯刚刚变绿。一众小车排成整齐的队伍向前挪动。我在经过一辆车的时候,他老人家居然转弯了,他老人家居然打灯了。于是没来由的碰到了他的后视镜上。我的手指好疼。司机哥哥岁数不小,显然不打算道歉。还想狡辨,你没看我打灯了呀。太苍白了呀哥哥,你怎么不拐过去再打灯?!生气。真的生气了。本仙不生气,你们以为我是忍仙呐。

真是不自由。

P.S. 根据路上统计,能做到驾驶员培训中关于转向灯使用的车少得可怜。多数是一边转弯一边打灯。现在的驾驶技术,都巨牛,难道都是拉力越野执照?

P.P.S. 因为性格因素,现在已经不再为此事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