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若耶:幽人筆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喜歡閒時讀讀前人筆記。今天到書市淘得一本。《雲仙散錄》,因皆是前人典故,所以讀之甚慢。有賴於網絡之妙,所以自為每篇加註,以為讀書之所得也。因前言中有考“學者常想胸次吞雲夢,筆頭湧若耶溪”之句, 稱“殊不知若耶在會稽雲門寺前,特一水澗耳,何得言湧耶”,並“以此知其偽”,言若耶溪在後世為一小澗,然在春秋時代尚為一大河。雲夢澤在唐五代時早已不復存在,前一句豈不更荒謬?是言雲夢若耶,猶不令以今度古。

一、《汗漫錄》曰:司空圖隱於中條山,芟松枝為筆管。人間之,曰:幽人筆正當如是。

這個故事很簡單,說是一本叫做“汗漫錄”的書中記載到,司空圖老先生隱居在中條山中,削松樹的枝條做筆管。或有那閒人來問的,就說“隱士所用的筆正應該如此”。

继续阅读雲夢若耶:幽人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