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若耶: 洗笔

<文览>曰:乐天每一诗成,辄洗其笔。

很有意思的故事。不知道乐天先生为什么要有这么个习惯。名士风流乎?求真乎?

不过一诗成,辄洗笔一次,又成一诗,辄又洗其笔,如是者多次,不是要手洗脱皮?不过脱皮也不会脱乐天先生的皮,劳累一下倒霉的萱草吧。

云梦若耶: 兔头羹

<纂异记>曰:有僦马生贫甚,遇人与虎毛红管笔一支,曰,[所须但呵笔,必得之。夫妻之外令一人知,则殆矣。]时方盛行凝烟帐、风篁扇,皆呵笔而得之。一日晚饭,思兔头羹,连呵取数盘,夫妻不能尽,以与邻家。自是笔虽存,呵之无效。

纂异记中记载了一件事,说是一人个书生,姓马,生活甚是贫苦。偶然间得到某人给他一支虎毛的红管笔。并且那人对他说,你想要什么,尽管呵笔,肯定会得到的。不过,夫妻之外如果让任何一个人知道了,就不管用了。

那个时候刚刚流行凝烟帐、风篁扇,于是都通过呵笔得到了。

有一天晚饭的时候,这个马生想喝兔头羹,就连呵数盘出来,结果夫妻二人喝不了,就送给了邻家。

经过了这件事,那支虎毛红管笔虽还在,但无论怎么呵都没有什么效用了。

或许仙人传笔之际的想法就是,可以奢侈,不可以浪费,可以享受,但不可以炫耀。此生活之态度。

雲夢若耶: 鯉魚吸月

馮玉雲《金溪記》曰:孫願夜行橫塘,見池中大魚映月吸水,移時不去。池外數步,有一小坎,正涵北斗,有蝦蟇數十共來飲啜。願異之。明日,汰池中,惟一魚最大,乃鯉也,身已五色。復來坎所訪求蝦蟇,得三足者數十。

冯玉云这个人,写的金溪记中记载,有名曰孙愿者,夜行至某水塘,看到池中有大鱼对着月亮吸水,半天不动。在池塘边数步之处,有一个小坎,正是北斗方位,有数十只蛤蟆都在喝水。孙愿觉得很奇怪。第二天,看池中(汰,想必有淘之意,猜的,但不想),只有一条鱼最大,是鲤鱼,身体已经变成五色(颜色多是要飞升了吗?)。又来到小坎寻找蛤蟆,发现了数十只都长了三只脚。奇闻。


雲夢若耶: 千紋布

妙曲居士《安成記》曰:趙廷芝,安成人。作半月履,裁千紋布為之,托以精銀,縝以絳蠟。唐輔明過之,奪取以貯酒,已乃自飲。廷芝問之,答曰:「公器皿太微,此履有滄海之積耳。」

妙曲居士的安成记中记载,赵迁芝,是安成人。作了一个半月形的?履,是用千纹布作的,用精银作托,用绛蜡让缝更密实。唐辅明拜访他,抢过来用它来装酒,然后自已喝。廷芝问他,回答说,兄弟你这里的器皿都太小了,这履容量很大。

狂生表现就是与众不同啊。

雲夢若耶: 詩腸鼓吹

《高隱外書》曰:戴顒春日携雙柑斗酒,人問何之?曰:「往聽黃鸝聲,此俗耳砭針、詩腸鼓吹,汝知之乎?」

高隱外書中說,戴顒春天的的時候拿著雙柑、斗酒,人問他到哪裡去。他回答說“去聽黃鸝的聲音,此俗耳砭針、詩腸鼓吹,你們知道嗎?

參見:

1. 成語,詩腸鼓吹

鼓吹:乐器合奏。特指听到黄鹂鸣声,可以引起诗兴。

2. 成語,斗酒雙柑

后因以“斗酒双柑”指春日胜游

3. 戴顒

戴逵(约326-396)与戴颙(377-441)父子

戴逵,东晋名士、画家、雕塑家,字安道,谯郡銍县(今安徽省宿县)人,居会稽剡县(今浙江绍兴附近)。据《晋书》记载:“逵能鼓琴,工书画,其余巧艺靡不毕综。”戴逵一生隐居不为官,精于文学、音乐、绘画与雕塑。其贡献主要在佛教雕塑上,在佛像样式中国化的过程中起了开创性作用。史载戴逵曾藏于帷幕之后倾听庙中一般民众对佛像优劣的褒贬,并采纳其中合理的建议来完善自己的创作。此外,戴逵还改进了佛像制造工艺,融入了传统的髹漆技术,开创性地做出中空的佛像,即后世所谓“夹纻像”。www.findart.com.cn

戴颙,字仲若,戴逵次子,以孝行著称,据《宋书.隐逸传》记载:“颙年十六,遭父忧,几于毁灭,因此长抱嬴患,以父不仕,复修其业,父善琴书,颙并传之。” 受其父影响,同样善书、画、琴、塑,且终生不仕。戴颙青年时便参与造像活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是当时最负盛名的造像高手。史载宋世子命人在瓦棺寺铸一丈六高的铜佛像,像成之后发现脸部太瘦,工匠们束手无策。戴颙看过说:“不是脸瘦,而是肩部太宽的缘故。”依此修改之后,果然得到了合适的比例。另据史载,晋代僧人慧护在吴郡绍灵寺造释迦像,戴颙嫌其式样古旧,但并未将其重铸,只是在肩以上缩短六寸,足以下减去一寸,结果面貌有了明显改观,达到了“威相若真”。赋彩是中国传统雕塑的主要特色,据说是戴颙最早将彩绘技法结合到佛教造像中。www.findar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