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若耶: 硫黃碗

《樞要錄》曰:元載凡飲食,冷物用硫黃碗,熱物用泛水瓷器,器有三千事。

樞要錄中說,元載元大人的飲食習慣與眾不同,冷的東西要用硫黃作碗,熱的東西要用泛水青瓷,器物的種類有三千種之多。

元老大人是中國古代較為貪婪的人士,雖然與後世眾人相較要差很遠,但是由於讀過書的原因,較會享受,比較懂擺譜。比如今人暴發之後不外乎豪宅名車,美女就不要提了,人家那會兒封建社會沒有限制,跟人家比較,連用個器物都如此講究差了不是好遠,是境界。

中、晚唐、五代真是妖孽縱橫,有首詩中的兩句太有氣勢了,相當適合當時,“天地並一鑊,竟自烹妖孽”。不時當時那鍋何在?

元载(?—777年),字公辅,凤翔岐山(今陕西凤翔县)人,唐朝中期政治人物。
《旧唐书》称他“性惠敏,博览子史,尤学道书”,天宝初,因熟读庄子、老子、列子、文子之学,而考上进士,后任新平尉,肃宗时,因与掌权宦官李辅国之妻同族而受到重用,管理漕运,代宗时,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即宰相),后又授与天下元帅行军司马。因先后助代宗杀了李辅国以及后来的鱼朝恩两个掌权宦官而更加受到皇帝信任,“志气骄溢,每众中大言,自谓有文武才略,古今莫及,弄权舞智,政以贿成,僭侈无度。”此后营专其私产,大兴土木,排除异己,最后因为贪贿被杀抄家,有赃物胡椒八百石,钟乳五百两,史载:“下诏赐载自尽,妻王及子扬州兵曹参军伯和、祠部员外郎仲武、校书郎季能并赐死,发其祖、父冢,断棺弃尸,毁私庙主及大宁、安仁里二第,以赐百官署舍,披东都第助治禁苑”“及死,行路无嗟惜者”。宋代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一书中感叹:“臭袜终须来塞口,枉收八百斛胡椒”。其著作有全集十卷,《全唐诗》收有一诗《别妻王韫秀》。

參見:

元载(?—777年),字公辅,凤翔岐山(今陕西凤翔县)人,唐朝中期政治人物。

《旧唐书》称他“性惠敏,博览子史,尤学道书”,天宝初,因熟读庄子、老子、列子、文子之学,而考上进士,后任新平尉,肃宗时,因与掌权宦官李辅国之妻同族而受到重用,管理漕运,代宗时,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即宰相),后又授与天下元帅行军司马。因先后助代宗杀了李辅国以及后来的鱼朝恩两个掌权宦官而更加受到皇帝信任,“志气骄溢,每众中大言,自谓有文武才略,古今莫及,弄权舞智,政以贿成,僭侈无度。”此后营专其私产,大兴土木,排除异己,最后因为贪贿被杀抄家,有赃物胡椒八百石,钟乳五百两,史载:“下诏赐载自尽,妻王及子扬州兵曹参军伯和、祠部员外郎仲武、校书郎季能并赐死,发其祖、父冢,断棺弃尸,毁私庙主及大宁、安仁里二第,以赐百官署舍,披东都第助治禁苑”“及死,行路无嗟惜者”。宋代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一书中感叹:“臭袜终须来塞口,枉收八百斛胡椒”。其著作有全集十卷,《全唐诗》收有一诗《别妻王韫秀》。

雲夢若耶:飛雲履

《樵人直說》曰:白樂天燒丹於廬山草堂,作飛雲履,玄綾為質,四面以素綃作雲朵,染以四選香,振履則如煙霧。樂天著示山中道友,曰:吾足下生雲,計不久上升朱府矣。

据《樵人直说》(此书遍寻不见)所载,白居易在庐山上结草堂烧丹的时候,做了一双鞋,名叫飞云履。说这鞋用黑色的绫做里,用白色的绡做云朵一样的花样,再染上四选的香。一抖搂鞋就象烟雾一样。(好香)他穿着飞云履给山中众道友看,言道:我脚下生云了,估计不久之后就可以飞升到朱府(道教指神仙居所)去了。

雲夢若耶:幽人筆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喜歡閒時讀讀前人筆記。今天到書市淘得一本。《雲仙散錄》,因皆是前人典故,所以讀之甚慢。有賴於網絡之妙,所以自為每篇加註,以為讀書之所得也。因前言中有考“學者常想胸次吞雲夢,筆頭湧若耶溪”之句, 稱“殊不知若耶在會稽雲門寺前,特一水澗耳,何得言湧耶”,並“以此知其偽”,言若耶溪在後世為一小澗,然在春秋時代尚為一大河。雲夢澤在唐五代時早已不復存在,前一句豈不更荒謬?是言雲夢若耶,猶不令以今度古。

一、《汗漫錄》曰:司空圖隱於中條山,芟松枝為筆管。人間之,曰:幽人筆正當如是。

這個故事很簡單,說是一本叫做“汗漫錄”的書中記載到,司空圖老先生隱居在中條山中,削松樹的枝條做筆管。或有那閒人來問的,就說“隱士所用的筆正應該如此”。

继续阅读雲夢若耶:幽人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