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3~2014-02-06 天津

初三晚上决定走,本来计划去上海,儿子说要上明珠电视塔。原来有班23:30的船,结果因为过年取消了。所以临时决定去天津,顺道去山海关看看。
实际的线路是:大连-山海关-天津-蓟州-清东陵-锦州-大连
天津去过的地方:五大道-天津塔-天津大学-南开大学-意大利风情街-天后宫
计划去黄崖关,到的时候特别冷就没有上去。
清东陵是计划外的,看过之后感触颇多。

查看大图

客乡一日

这篇写的其实是这次太半个中国旅程中的一天,叫大半中国一日更贴切一些。不过未免太过YD了。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大连-深圳- 杭州 的路线
叫旅程而不叫旅行的原因是这事本来是一次公差。公司要到深圳参加一个展会。去的人很多,于是就想开车去,正好领导也喜欢自驾,正好。结果出行的时候预计的4个人变成了2个人。结果我跟领导两个人用了两天从大连开到了深圳。说不累是假的,但是快乐颇多。

不过去程心怀忐忑,着急赶路,所以倒没怎么转。展会比较成功。展会的第二天中午我们就启程了,直奔梅州。晚上两个喝了一瓶石马洞藏,休整好状态,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这一天算是玩得非常爽快的。
一路上吃了早饭,然后客家博物馆-松口-柚田-福建-农家乐-初溪-承启楼-龙岩一路玩了个尽兴。










照片慢慢补吧。
心不淡定,写篇日志,算是发泄一下吧。

远足:心怀坦荡疑无虑,山影旧墙知有恒(一)

在放假之前就计划10.1出去玩一下。规划了几条线路,比如某君推荐他的家乡长白望天鹅、@kayism 推荐的桓仁五女山、我偶尔看到过的医巫闾山,锦州的笔架山,或者丹东。@ww8011 同学说家里经济紧张,到哪都是花钱,结果规划了一堆路径,心都野了,又得收回来。后来朋友打电话来说放假出玩的事,心思又动了。决定10.2或者10.3号再决定去哪里。

原计划去另一个朋友家里,因为节前商议好10.1之后选一天去看,一想就不单独去了。所在10.1晚上电话商议10.2号出行。据说去望天鹅车好象不行,去五女山路有点远(单程8个小时左右),医巫山车程近(4小时左右)、知道的人少,估计节日期间人不会太多,就定下目标。

继续阅读“远足:心怀坦荡疑无虑,山影旧墙知有恒(一)”

马栏河,小平岛

随机旅行让我每到周末就野心突现,想给儿子准备一些惊喜。惊喜还真没有什么准备的。因为对你是惊喜,对于小孩子,可能一点意思都没有。这样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立刻让我改了主意。比如原来计划拿出钱让他安排,但现在感觉他现在还理解不了,而且兴趣点也不在那个上面。如果给他5块钱和許諾陪他去劳动公园跑一会这两个上面选择,我相信前者没有一丝吸引力。所以现在这种随机游有点经历性质,因为我们乘坐的是公共交通系统,我们会遇到很多人和事。经历会让他不经意间了解什么、学到什么,不管是什么,都是我给他的礼物。

马栏河,有数位人士在进行测量,不知道此处又要兴建什么样的设施。

马栏河,原来记得这里是个污水处理厂,现在盖上高楼大厦了。

下到河道里的楼梯,我一直不知道居然是悬空的。–儿子拍摄

我们决定照完多孔桥就去小平岛那边看一看,202有轨车反映出来的正是我和儿子。儿子的拍照方式正是我来我照的方法,照是照了,记录了时光,这正是我决定要让他经历得更多的原因之一。–儿子拍摄

这个多孔桥并没有什么意义。有意义的是它的岁月和一直以来的默默无闻。很多人经过,很多人看过,但是在未知的多少年后,很多人忘记。图片不是大神,图片只是忠实的告诉你这段记忆。–儿子拍摄

司机小哥比较新潮,一路以来的风景不错,相信如果夏天来了会更好吧,因为可以打开空调了。现在有点闷闷的热。我相信他的生活让他感觉淡而无味。因为他们已经不喜欢交流。当人陷入折磨人的生活之中,那就不会有丝毫的享受感觉。我会从周一到周五的厕所位置找到乐趣,就可以知道编程有时候的乐趣非凡。开车难道就找不出乐趣吗?如果有机会尝试应该非常非常好。

小平岛处有高楼,已经不再是记忆当中钓鱼的那个让人心情愉快的地儿了,因为全是尘土。尘归尘、土归土,苍凉。

黑石礁这个桥上有不少卖东西的。唏嘘。

这种东西在星海公园里看不出有什么美感,不知道是什么工程。

自然博物馆

说到自然博物馆,还是强烈建议一去。这个地方孩子肯定爱玩。而且,它是免费的。你只需要到网站上订票就可以去看看。

我们当天当然是没有任何准备去的,所以当时就是跟窗口说了一下,要了身份证登记就进去了。很好。就是没有拿到想要的票,我倒有心收集几张。

矿物和恐龙是我儿子特别喜欢的。楼上的硬骨鱼和软骨鱼收藏因为有比较重的福尔马林味,他很不喜欢。地下室的非洲动物展示是美国一位富翁捐助的。抱歉我没记住他的名字。

小孩子比较喜欢这里,我儿子在非洲动物展示那里转了三圈,出去就走不到了,之后发烧,是累的。所以如果带小孩去,要注意别让他累着,别看他的状态。可以分成几次看比较好。

霸王龙头骨:

恐龙蛋:

非洲馆的变色龙标本,它死后永失变幻的色彩:

非常有意思的一组雕塑:

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为。

劳动公园历险记

今天整理与儿子的游记,发现想来没有几次,但是其实时间跨度还是很大的。关键原因是有几次疯大了,造成小家伙累得生了病。

现在能够回忆起来的第一次就是去劳动公园。想想那次的运动量实在是不小。因为我们是大致相当于从奥林匹克广场走到劳动公园的。在路上儿子已经是累了,我就背了他一会。正好前面有个小店,我提议买瓶水,他就忘记了。小孩子真是好骗。一路穿过地下通道,来到劳动公园,他就像上了发条,开始跑。

他就是爱跑。记得他3岁吧,我们去中山公园,他一直跑了有近1个小时,然后对我说“爸爸,我玩够了,咱们回家吧”,于是打车回家。

现在到了劳动公园,正是可以大显身手。我们爷俩跑着去看了孔雀,然后去看玫瑰花池,再到原来钓鱼那个亭子的位置。中间一步不歇。这个干了的人工瀑布就在向山上行进的路边。

上山之前,我们决定从这里爬上去。因为没有人,加上不高,我想可以一试。我在后面保护他,不到不半他就想撤退了。结果是再而衰,三而成。

攀登之前:

攀登完毕:

在东门我们见识了这位抽陀螺的老人。为了要鸣叫声,在铁的陀螺上车了两个孔,不知道的人如果敢去摸那陀螺手指肯定是没了。

儿子对那东西很害怕,但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