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态

老想分享自己的喜悦。
那感觉就这样飘浮而来,对得上每天的蓝天和云朵。昨天它们还在极西的地方闪光,红得好象害羞的你。
我知道那是这世界的一个小小的部分,吸引着我们前去求索。掏出手机前去记录,或者查查那是什么去处,有什么藏在那里。
这是属于一群人的精彩。各种可能让他们聚在一起。交流着对世界的想法,谈论各种书里的精华,交换着各自的理解。以光的速度拉近的时空,让人可以每天接受着不同的激荡,就象有一座没有设防的城池,各种新奇的旅客纷至沓来,城市的路边是各种特色的集市,总有新的东西在那里出售和表演,这让日子充满了惊喜。这好玩的感觉会勾起对外面世界的想像,让人对远方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停下脚步享受喜悦,或者干脆把这种喜悦分享给你。
我们也知道另有一种强大的城池,高高的城墙在护城河边耸立。
为了防止外面的东西进来,城池的大门紧闭,吊桥拉起。没有人可以渡过的护城河水荡漾着波涛,深深的河水不知道会流到哪里去。
防守的人儿站在箭垛的旁边,偶尔还会向前来的人们射上几箭,证实着自己的实力。
我们都知道最后的结局。城池的作用越来越弱。不设防的城池有了越来越大的面积。慢慢地设防的城池会打开它的防护,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的。
我们可以做很多种假设。其中一种就是我们的心态其实就是一座城池,那么现在哪些是可以放开的呢?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心态。

在一起

记得小时候一群小伙伴去远处看一个朋友。那时候要走一段山路。
北方的山很有特点。比如到了秋天小溪里就有许多水,比平时宽了许多。草甸子的草也长得分外茂盛,看起来能承受好多人似的。山里的鸟叫声间隔很长,好象鸟儿们在吃着什么,偶尔才会抬起头来,相互知会一声,“饱啦、饱啦、饱啦”。
很多路看起来是非常不错的,至少在某些时候是曾经是路,它们向远处延伸着。我们从干爽的路向山里走去,象是在做一场郊游。在密林的深处是一段泥泞的路。草甸子很有特点,草一丛一丛的,象是一个一个可以踩的墩子。很多上面还有被踩倒的印子。
有的小伙伴就在上面跳跃着,草墩子有的离得近,有的离得远。轮到我的时候有点紧张,越是紧张就越容易出问题。一只脚在上面一滑就出溜到烂泥里去啦。另一只脚就身不由已,也跟着下去了。一瞬间凉凉的水让人一下清醒过来。眼里只剩下树干、叶子、天空、脚下湿滑的软泥、腿和水和泥接触的地方一蹭一蹭。快来救我!那真是从心里传出来的声音。
不需要什么组织就行动起来。有的人过来拉住我,有的人去搬石头,有的人折下树枝,还有的安慰我。在软泥里很难把脚拨出来,现在想起来,有点像胶,软软的,让人使不上力气,还慢慢地向鞋里钻过去。终于拔出了一只脚。然后是另外一只。在这两个距离远的草墩子之间,已经有了一块大石头,旁边还有树枝可以踩。
这是在一起的故事。如果是一个人,会不堪设想。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又在草墩子之间上放了许多脚踩之物。相信后来经过的人就不会遇到什么问题了。
人的能力很强大,而且越来越强大。我们会学习。不过世界如此之大,如此复杂,如果只有一个人,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顺利搞定的。这就象我们过草地的时候,需要不只是一个人可以跳过去。一群人,有的人不足以直接过去,那就各自发挥,拉人的拉人,修路的修路,总能解决问题。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我们在一起。

选择

每天早上的闹钟是五点半的。手机一响,上面是推迟,下边是关闭。
每天早上的画笔是好几支的。好几个颜色。有的自带墨水,有的需要研墨。
研起墨来是很有趣的。水加得多需要的时间长,水加得少,需要的时间短。水多的时候墨色浅,水少的时候墨汁粘稠,会形成漂亮的飞白。
打完的草稿会有三两幅。有的喜欢它的线条,有的喜欢它的思路,有的喜欢图案后面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思想。
这是早上的时候。
推开门出去。客房的走廊有三个方向,一个向前,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有意思的是,一条不通,另外两条,有两个回环,从那边走过去,还可以走回来。
上下楼的时间不长。出门向左走也可以,向右走也可以。反正要穿过新洲河。虽然经过疏浚,仍然有点臭臭的,是泥土的味道,是鱼的腥气,是不知道什么元素的飘散。
转入公园的入口,随便选择一个方向,都有花,有树,有草,有水,有蓝天,有白云,有人声,有鸟鸣。在旧河道的方向,经常还可以看到鱼在水中摆尾形成的波痕。
远处,隔着铁丝网。是一座座山,也有挺拔的高楼。在有些电影里曾经见过。那里是元朗。
这是晨练的时候。
回来的时候在前台可以拿早餐袋。里面装的食物会有不同。有的时候有两个小蛋糕,有的时候是一个。茶蛋的数量也会不一样。只有牛奶是一盒,不过有的时候是原味,有的时候是花生的。
可以选择吃它,也可以到旁边的小店去吃。不过由于是太偏的原因,这里的早餐点选择不多。
这是早餐时刻。接下来就要开始美好的一天。
各种选择。
歪解一下选择二字。繁体字里面,选中有巽,为木,为风,是谦恭,是卑顺的意思。择是提手加上四和幸。有点象谦卑的走,在四个里面挑幸运的寻地个。简化了之后,选的里面是先,有点象先走,挑幸运的那个。简单直接,更接近现在快的节奏。这么想着,很好玩。这也是一种选择。
这是早上写东西的时候。
怎么样?准备好开始选择了吗?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选择。

命运

醒着的时候,收拾行囊,要用的东西没有几种,心爱的东西却都想装到箱子里随行。
准备入睡的时候,球刚踢了半场。两个队都是不喜欢的类型,却举着手机看到中场休息,看到人和人好像重影。
睡着的时候,还在想。明天凌晨那场会怎样?会不会预言的事情就会发生?
醒来的时候,脖子生疼。想必是落了枕,走了形。
一切尽如所想,有的艰难,有的容易,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春天的时候,海风温柔。山里的石头如同立着的造像。倔强的草从石头底下钻出来,虽然娇弱,却是初生的风情。
夏天的时候,海风妩媚。山里的树好象沉浸在雾里。走路的时候,声音传送很远,好象果实变成了一山的音符,懂懂懂。
秋天的时候,海风炽热。山里的叶子渐渐转红。看不见的鸟虫在歌唱,涂抹着的画布是风。
冬天的时候,海风冷峻。山里的尘土似雪,已经与地面相连,连脚步都无法把它带动。
这是不变的变化,这是有时尽而无穷。
我们经常把人生比作旅程。如果是旅程就有出发点和路程。
我们也会把人生比作游戏。如果是游戏那就有人物和过程。
中文的命运是两个字。对于旅程来说,出发点是命,可以选择的路程是运。对于游戏来说,初始人物的参数是命,每时每刻的进展是运。这真是了不起的风景。
就象你有一口大锅,烧的什么火,添的什么料,扰的什么方向,用什么做主菜?什么时候品尝,什么时候改进,什么时候享用?那真是自己的事情。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把握你命运中可能的发生。

领域

世界本来是一体的。世界本来是多样的。世界本来是易变的、不确定的、复杂的、模糊的。
为了搞清楚世界,人为的切分了不同的领域。
我们经常有各种跨领域的事情发生。于是就各种困难,各有有趣,各种不切实际,各种无以言表。
举个例子来说,一个软件开发领域的人,去业务领域沟通,相互之间交流就会很有意思。有多有意思?说个《可畏的对称》中的故事应该就可以理解了。
这是一个客人到访笑话大会的故事。一位喜剧家只要喊出“C-46!”,其他喜剧家就会意地笑起来。另一位站起来咕“S-5!”,每个人都笑了。莫名其妙的客人就会问,这是在干什么?他的朋友解释说“所有可能的笑话都已经分了类,编了号,当然不算只有微小区别的那些,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些笑话。”
这个故事很现实是吧。
我们可以扩展一下这个故事。想象采用这种编号方式的喜剧家到另一个领域发言会发生什么。“C-46!”,他站起来说。下面窃窃私语,每个人出现疑惑的表情,相互之间传递着嘲弄的眼神。“C-46是什么?是C-12的变种吗?他在讲什么?”于是,喜剧家只能把这个编号背后的故事讲出来了。可是他在讲故事的时候,里面还有着编号呢。
领域对于我们来说也很重要。在领域中的深入,让我们对于世界在这个领域中的认知更加深入。
跳舞在《变脸武士》写过一段。国王说过一句话:“可是那两句话,我却一直没有明白其中的意义。第一句话是:领域是通天之路。 第二句话是:神真的存在么?”
所以深入领域的时候,我们也需要考虑一下,我们的领域旁边,还有别的领域。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你的领域,我们的领域。

扎心

世界上有很多感觉很奇妙。
比如一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自己想一想,会很心疼,落泪,如同发生在自己身上。北方的话讲来就是扎心了。
比如最近传说已久的《我不是药神》。看影评,看介绍都足以让人的心滚烫,泪很热。
经常见一些“扎心了,老铁。双击666”的搞笑视频。人说:“南抖音北快手,智障界里两泰斗。”感觉像是一群人为了戏精为了演而演。却也让人想起在药神评论区里的一段话:
“领班跳舞的时候,思慧起哄的声音最大,……思慧这样悲愤,说明她并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可生活就是这样,第一次你跳一支舞,后来你脱一件衣服,再后来你能主动摆一床情趣睡衣,不跳也得跳。”
这是为了什么而改变的故事。也是无奈的故事。
有很多故事,扎心。就象Prick一样,感觉已经是透过去了,不会再动起来了。可是却只是prickle了一下,生活还得继续。
想起一段叫做The real magic的视频。在某一期的Britian’s Got Talent里,来自北伦敦的马克,表演了一场无以伦比的魔术。
在与导师们互动之后,他没有直接揭开谜底。而是讲述了一个关于他女儿的故事。经过多年试管受孕的尝试,他的妻子终于怀孕了,结果却得了癌症。他们的女儿熬过了放疗之后,让他们美梦成真。记录中孩子从刚刚出生的虚弱状态,到她可以拿起画笔、拥着宠物入睡、牙牙学语……魔术被验证,也是孩子奇迹的验证。我们能看到他和妻子眼里的珍惜、爱,和那些给他们带来的改变。
没有什么比扎心更难过,也没有什么比扎心更容易带来改变。就看如何选择。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扎心后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