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

总感觉没有讲完。因为当时看到法国诗人瓦莱里说的这句话:“人要如你想象的那样去生活,否则你会如你生活那样去想象。”的时候,本来是想讲一个故事的。不过那故事的细节有点忘记了。正好有人提醒说可以换个时间点来表述这个故事,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了。
这是个有意思的话题。故事也是有意思的故事。不过本来想讲的是个跳舞的姑娘的事儿,我记得是某部电影里看到过,可惜的是脑海里的索引已经断了原始的地点,那堆神经元已经开始漂泊了。那就任凭着记忆讲一下,说不定你也曾经听到过这样的故事呢?更有甚者,也许她就你也说不定。
这跳舞的姑娘原来是没有自信的一个姑娘。同样一段舞蹈,她总是学得慢一些。别人已经跳得很好了,她还只是入门。这真让人着急啊。我为什么总是不行呢?姑娘一遍一遍问自己。她开始关注自己的缺点,看:跳起的时候腿没伸直,手伸展开的时候打开不到位。再看:老师又用那种眼光看着我了。于是好多原来擅长的事情成为了瓶颈。本来她的身体条件是非常不错的,身体柔韧而协调。这一下开始束手束脚了。
这情况好象是经常遇到吧。另一个故事就正好相反。说的是一个韩国知名社长的演讲。说他年轻的时候在巴黎。手里只剩下120万韩元,那是他背包旅行2个月的所有费用。这时他看到商店的橱窗里有一套西服。他心想,这衣服真他妈的帅啊,我穿上了会怎样?于是他就去试穿。看着镜子里的帅哥,他无法脱下这套西服了。可是这套西服就值120万呐。买了西服,后面怎么办?“我死也不想把那件西服脱下来,因为镜子里的小伙子简直帅呆了,我不能把镜子里这个小伙留在店里,我要带他一起出来。”他想。于是他就穿着120万一套的西服回到旅馆。因为没有了钱,他只能想办法,比如帮旅馆拉客人。这人身穿着这么贵的西服呢!他的生意出奇的好。后来他的事业逐渐扩大。这就是一件西服改变命运的故事。
他和她的故事有很大的不同吧。不过后来姑娘的老师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老师给姑娘布置了一个作业,就是每天早上在镜子前都要夸赞自己一下。啊,今天你真美丽,看你的胳膊的位置多完美。哦,今天的你真历害,看你的跳跃多么完美。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姑娘逐渐找回了自信。成为了出色的舞蹈演员。
想像的生活是美好的,如果那样的话,生活会怎样?立刻着手去做,其实也不难。如果固守于生活,那么生活依赖于现有,消耗一分是一分,现有的会减少。而想像它不会依赖于现有的条件,因为现有的会增长啊,即便没有达到想像中的完美状态,它也会比现在更美好。而那,是我们终能达到的幸福生活。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开始想像自己要有的美好生活吧。

想像

一早上醒来,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一圈又一圈。这如同花瓣一个样。温暖一层一层包着,这样空调吹过来的风才不会凉着。这如同怀抱一个样。
不知道吃了什么导致皮肤过敏。一小片一小片的疙瘩让人感到麻痒。转移关注点有的时候已经不大好用了。这是从旅行切换到工作的第一天。
这是多么完美的现象。经历了自由自在的日子之后,回归到生活竟然被刺激了。也许这就是围城呀,跟旅行时既留恋小城的宁静,又畅想世界尽头的美景一个样。也许这人生就象旅行,那旅行的意义有许多种,多刷刷副本是好的,总打主线是会厌倦的。在经历了想要的日子之后连身体都起了反应,更不要说心灵。
法国诗人瓦莱里曾经说,人要如你想象的那样去生活,否则你会如你生活那样去想象。
想要的生活一直在脑海里,费尽心思经历过之后,便如同这附骨之痒一般。如果的失去,它会难过,它会裹携着一切出现在梦里。是生活,还是想像?那就达成一次吧,省得生活变成催眠的频率,一睡不醒。那就再达成一次吧,让梦想成真的时候,睡得安稳,起得精神。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如想象的生活。

安在

准备出发的日子起来的就是早呢。天色阴沉的想要下雨就是不想下。想着就算是挤几滴也是可以,可惜的是没有,那就老天也什么办法都没有了。阴着的天里看不分明,远处的景致都仿佛在雾里边。这是家乡呢。
一时之间好象是灵魂在哪里忘了归来,只想着舒服的躺在床上。那个叫做心的家伙愿意在哪里呢?是留恋步量过的小城,还是畅想着那些世界尽头的美丽风景?
一路上的地方总有几处让人留连忘返,驻足之余又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再去看上一看。更有甚者,要是能安住该有多好啊。听人说有些花园美得如同仙境,中间立着的牌子恰恰写的是“There is the place where you want to lost yourself”。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与它们建立的连接,已经牢不可破。只想迷失在里面,可是偏偏不能。还是要回来啊。
从住的地方到另一时区是要飞3个小时,从另一个时区飞回来也是3个小时。这些消耗的时间都在冥想:那些南归的大雁,哪里是安住的地方?
真的有些地方让人想止住漂泊,此心安处是吾乡。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留恋的地方。

遇到

旅行归来。穿越过山,穿越过海,穿越过时区,穿越过思念。恍如经年。
从一种状态,回归到另一种状态。从一种天空,回归到另一种天空。从一颗花树,行走到另一颗花树。心里种下的种子结出果实,又种下另一颗。什么时候又会发芽?一年又一年。
阳光渐亮,从薄薄的烟红过渡到青涩,过渡到微蓝,过渡到灰蒙蒙。这是每一天都会有的变化。并不会因为身在哪里而有什么不同。由夜至晨,由晨至夜。行走,遇到,不同的事,不同的人。
我从书里遇到不同时代的人。山河、庙宇、楼台。那些印迹无所不在。它们记录着人的轨迹。
我从故事里遇到不同空间的人。传说、纸张、石刻。那些火花一直在闪耀。它们发散着人的性情。
我从人海里遇到不同的状态的人。言语、表情、距离。那些连接跳动。它们沟通着人的心灵。
我愿意日子都是诗。没有什么用处,也没有什么不好。
这日子是一个愿望。这日子就是一个旅程。这日子就象心里种下的种子。每天遇到不同的人。有一些遇到了,最好的东西就纷至而来。有些人。遇到了,就是赚到了。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遇到的人。

最好

这篇东西是半夜写了一点的。因为今天早上要起很早去吃饭,然后赶飞机,整个旅程就算结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起来,起来会不会来得及,所以文字就写一点备注到下。更何况住的这个酒店居然在写字台上放上两面镜子。一面冲着床,另一个也冲着床。所幸的是只有一面是安装在墙上的,另一面是个双面、可以旋转的镜子,于是把它沿着转向了门和窗户。这样就没了被当成邪煞要镇住一下的感觉了。
整个屋子还是很大的,可能是离机场近,地价应该便宜吧。诺大的房间放的是两张一米五的床。浴室又十分之小,所以也是空空荡荡的。好在浴室里仍然是有泡澡的浴缸,儿子还是放了水,准备泡一会解解几天以来的困乏。这是离开之前的幸福感觉。
最好的东西不是独来的, 它伴了所有的东西同来。这是泰戈尔的话。我相信它。
昨天早上起来得很早,画画写字吃饭。回来的时候睡虫就找上来了。这放假旅游的方式很重要。如果把旅游当成任务,真的是会很累呢。为什么会这样呢?可能是平时的时间太过不够了。所以每次放假就都珍视无比,生怕每一分钟被浪费掉,那某个想玩的地方就错过了。所以好多速成的旅行我是没有什么想法的。打卡的节奏太快,根本不能在记忆里留下什么。就象买了一本画册,通过VR的形式参与了,那可能就是那种旅行的方式吧。如果能连接一些空间的、时间的,看一看当时城,听一听民俗和音乐,赏一赏当时的画。聊一聊怎么来,怎么享受,怎么看到。甚至可以认识到谁,一起可以做什么。那应该是非常舒服的,会有点自在和对未来的期待。
我喜欢那在镰仓用脚步的丈量。我喜欢增上寺里缭绕的香烟。我也喜欢夜色中东京大学人来人往的回廊。我喜欢朋友圈里世界各地的旅行。我也喜欢那些不定时的聊天,说一说世界的这边发生了什么,世界的那边发生了什么。就象是所有的发生都不是独自的,它们如同火焰在飞舞,一共跳着欢乐的舞蹈。以致于你无法将它们从中分隔。一眼世界,一眼心情。一场落叶,一场繁花。一阵梵唱,一阵落雪。这些是最好的故事。
漫步在池袋的街头。拥挤的是周末的人流。广场上响起大声的音乐,那是秋之祭的比赛开始了。少女们穿着舞服,老爷爷们都穿着传统出来了。他们都聚集在广场上,舞台音乐声声,有人挥舞着大旗列列作响。就象一串串高调的花,它们开着,穿越了此时、此地,纷纷扰扰的挂在你身边的树上。要把所有东西都送给你。那不是最好的伴着的东西吗?
最好的东西不是独来的, 它伴了所有的东西同来。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来的最好的东西。

虚假

这两天早上三四点钟就会醒来。好象是身在不一样的空间。是的。网络是很好的,不需要什么措施,想访问哪里就可以访问哪里。哦。当然有些原来能看的视频网站是看不了的。虽然我有它们的会员,可是想想真的不怎么打开它们。是的。地方也是很好的,打开地图,搜索完就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哦。当然有些想去的地方也还是去不了。因为时间的因素,因为人的因素。
从池袋到皇居,大概隔了早稻田大学。东京大学不在它的线路上。从皇居到增上寺,大概也象池袋到早稻田这么远。如果算平面距离的话。这是有意思的话题。就象前天去了镰仓,那里是第一个幕府的地方。然后是足利氏的室町幕府,再后是江户幕府。这是算时间距离的话。
所以来东京,除了大学是想去看看的。大概是先从这几个地方看起。可是限制是永远在的。就象是国家有边界,思想有局限,身体有机能,心灵有羁绊。所以人多起来就需要有平衡。把所有人想去的时间和空间融合了,形成一朵奇异而美丽的花,变成计划,呈现出来。然后每个人都看到了自己想要的,那就出发了。如果花没有开,那计划就是乱的。不能落地,即是虚妄。
昨天的早上还是有点小雨的。出发的时候已经快10点了。决定至少去皇居。
雨中的树木更是散发着一种有光泽的绿。护城的大河还是很幽深的。整座城象是一座被河围成的小山。看了看地图,每一部分的水域都被称为渊。这是很让人有想像的词。外苑二重桥侧的人是最多的。一队一队的旅行团走过来,然后在桥边摆好姿态,拍照,然后离开。可以看到里面的铁桥,可以从旁边转过去。听说可以预约。我没有什么兴趣。总觉得他们象是可怜人。被幕府管着快700年,然后又成为国家象征,还要被围观以致于没有什么自己的生活。宫室前有车马在演练,不知道将要举行什么活动吧。这算是扒心扒肺的给别人看。想着有好多人都是习惯看别人的看法,又或者做的事情会等待别人评价。就象是这深宫一样,外表是光鲜和令人羡慕的。其实里面的人又是如何会感受到虚假呢?二重桥边如同照片般静止不动,走过去就真的如同走到画里一样,就象一片照相馆里用久了的幕。我多次在网络和书里的介绍看到过这个画面。直到一只天鹅打破了水面的平静。
宫室高不高大?不重要。反正此地是江户。那个1590年德川家康进了的江户城,那个1868年明治天皇行幸了的江户城。城郭的遗址一直到一大片现代的高楼大厦旁边。小广场里还有楠木正成的铜像。这个典型的保皇派横刀跃马,解救了皇权于镰仓,却依旧撬动不了命运。一波又一波的旅行团队来到这里。导游做介绍,然后丢下一句“现在大家可以拍照片了”,就站在冰淇淋和纪念品小店那里不语了。于是一群人围着照相。把铜像当做背景,把铜像当做风景。所有的旅行团都是一样的。我看到一群印度人来了,又走了。我看到一群中国人来了,又走了。我看到一群美国人来了,又走了。我看到一群俄罗斯人来了,又走了。这样此处的风景就会走遍全世界吧。
走遍其实是一种时空的交汇。站在中国想着日本的风景是什么时空?站在日本想在美洲的风景是什么时空?想想在澳洲看看日本的风景是什么时空?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从皇居向南是增上寺。增上寺是净土宗。日本的寺庙很有特点。很讲宗派。比如建长寺是临济宗。喜福寿寺是曹洞宗。宽永寺是天台宗。也是墓园。比如增上寺后就有德川氏的家墓,葬着15位大将军中的6位。沿着西向观音像,沿着千躰子育地藏菩萨的小道西行,就是德川的墓园。小雨中的墓园很是宁静。门口立着坐蹲行立的四尊菩萨像,后面就是红色的东京塔。不管这些将军生前控制过什么,做过什么,几百年一过,一切不过是庙里响过的钟声而已。可能过的时间再久一些,连个祈祷的人都没有。在那些过去的当下,谁会感受到虚假呢?
从寺庙回来,吃了饭,已经快5点了。一直想去大学。纠结。特别是下着雨。与其纠结,不如行动吧。反正看地图也是不远。丸之内线三站,也就是不到20分钟的车程。然后再走10分钟左右,就可以走到三四郎池。夜里的心池静寂得一点声音都没有,湿的路上路灯光都象是在雨里可以飘散一样。有点像寒塘渡鹤影的感觉,只是不想拿起一块石头,惊起夜色中的大学。上到学校的回廊,花瓣一样重叠的廊柱很有欧风。那些建筑颇有古感。很久远的时代就有一群读书的人从万里之外回来,再把学到的东西传授出来。那些断壁残垣都在,那些瓦石在,碎裂了砖墙,黑暗里浓成墨色的坐像。这学校,象一个巨大的教堂或者城堡。是真?是幻?
从东京大学出来。路边上的牌子写着曹洞宗喜福寿寺,巨大的新寺好象一块石头,在宁静的夜晚亮着白色的光。
有人说过从虚假中可以获益,如果能合理对待的话。那么这些天来感受到的历史,那些过往了的现实,有哪个能让人获益呢?无论我们怎么思考问题,将来总是虚假的。可是这虚假就像真实一样,如果我们能够合理对待的话。无论是宫室、古庙,还是大学。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有收益的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