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式

下雨的方式有很多。
比如某个的时候,一点都没有迹象。忽然下了一阵,看得到的水坑里跳出的水花。象极了天上某个憋不住了的样子。
恶。
又或者是远处还是湛蓝的天儿,蓝蓝的天上白云象棉花糖一样飘着。只有头顶上的一片是灰的,以极快的速度向西飘去,就洒下许多细细的雨丝,象是有个花洒在向地上浇水,期待种子发芽,长大。
多么好。
我期待有个路线,可以这么近的追随六祖惠能的印迹。
比如先去“未有羊城,先有光孝”的光孝寺。光孝寺,前有名法性寺。最为有名的故事是这样的。一时六祖大师隐居于此。时有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议论不已,惠能进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这是禅宗南宗发端的故事。
再到国恩寺,在这里形成了中国佛教史上唯一一部称为经的典藉。这里也是他圆寂之地。
再到六祖寺,这是他当初“逢怀而止,遇会则藏”的修行之地。
最后,到南华寺。风幡故事的第二年,惠能北上到了宝林寺,就是现在韶关南华禅寺。他的肉身,最终留在了这里。
这可能是拉近时空最有意思的事情。你站在这里,向西而望,向北而望,不过数百里的空间之内。你站在这里,回首之前的一千多年前。二十多岁的青年,因为一个契机,远足求法,最终得道。明心见性,一悟成佛。
方式有很多种。感知、思考、行为。如是种种。就象下雨天,谁知道哪里有许多看不见的种子,默默的发了芽,开了花,结了果。
就象夏天看得见苗,冬天里会有冰。春天里撒播,秋天里期待收获。一切总在继续,以各种不同的方式。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想不到的方式。

尺寸

对不起。
台风来没来我不知道,我来了。
台风,尺寸巨大,影响深远。
这是漫长旅途中迷迷糊糊感受到的。
昨天下午的课上,老牛、王和我还在聊关于爱好。后来,还有腿短人帅的伟哥,网红大胡子。一开始兴致满满的大橙子,去另一个开放空间当小蜜蜂去了。
从爱好,到各种爱好,话题发散得快要拉不回来了。讲到兴奋了,爱好是什么,花多少钱投入它好象都无所谓。爱嘛。
这是爱好的玩法,不在于这爱好要投入的时间和金钱的尺寸。
回到爱好的视觉隐喻,就象恋爱,说不定还有小三,却不一定结果,意外会有结果。
说到投入,艺术家伟哥从说为什么非要投入呢?有没有可能不花钱来呢?比如让这场恋爱倒贴?看这是个有意思的角度,如果方向独到,尺寸已经没有了意义。这是思考的角度。
这个比喻有点抽象,不过道理应该很明显。
再说个跟尺寸有关系的例子,这次我们具像化一点。我们每天都会关注交通。路、车、偶尔的积水或者限制,最重要的是我们关心的通行速度。
来的时候,车辆排着队去机场。在转到机场高速之前,一辆接着一辆。大的车由于转向不方便,经常被小的车超车。有的时候,大车强行并线的时候,后面就一串刹车声。尺寸会影响响应速度、灵活性,还真的可能造成阻塞。
大的车可以坐更多的人,这是事实。很多城市道路上,会有专门的公交车道,或者超过3个人才能上的路。秩序。
登上飞机就开始关机睡觉,醒来会就开始摆渡车,网约车。
有点闷闷的南方的凌晨,远处的人家还没有亮灯。整条福荣路上只有我们一台车在无声的向前。想开多快,想开多慢,想开得让乘客多舒服,司机说了算。
这时跟尺寸其实无关。这辆车的司机有的点小心情,偶尔会翻翻手机。我们的车速不快,乘坐很舒服。看个人的能力也会影响通行的速度。
如果要说什么尺寸更适合,那就看看街上什么车多。等天亮的时候,摩托车、电瓶更为灵活,它们可能会在各个空隙里穿行。
闹铃响了,这正好是我每天早上预约醒来的时间。今天如果去客户现场,想必犹如在梦中吧。上飞机前翻的书里说的一句话:任何我不该去做的事,我就不该去做。正是如此。不说了,补觉去了。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即将迎来的尺寸。

数量

昨天一天的内容碰撞。
白天的时候学习。
视觉,外视觉,内视觉。连接,格物。冥想、爬虫脑、边缘系统、新皮层、左右脑。拆解,整合。创新,定律。动物越大,新陈代谢越慢,寿命越长。
场景、现象、细节、关系、结构、模式、抽象,本质、觉察、理解、心智模型、隐喻。
记忆、相同点、连接、深层。
晚上的时候复盘。
推进、课程、手册、T-Shirt、锤子。
有点兴奋。慢慢的一切都有了连接。这是很多时间以前没有办法想像的。即使做了好多。
这是一个疑问。经常会问自己,做了这么多,为什么还没有效果?也曾经想像那精彩的一瞬间。所有的都曾经学过、所有的都曾经做过,所有的都曾经忘记了。好象一片空白,需要山水画中的墨泼进来,才有了想法,思路。延续这个想法,这种不稳定的状态从何而来?就像有一仓库的锤子,每一把,都只能钉某一种钉子。就是这样还是不够,一把又一把的锤子被加入进来。慢慢地发现某两种可以合成一种,有一些可以用另外的一些代替,有一些稍加改造就可以大放光明。慢慢地就只剩下一种,或都它也可以被清出仓库,因为如果要钉钉子,可以当做锤子用的东西还是有太多。
这是一个过程。清空、收集、沉淀,连接、生成。数量越多,碰撞的次数越多,就越有可能。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致积聚中的数量。

结束

两天的ACT培训结束了。我们的小礼物是一把锤子。雷神之锤。
雷神索尔是漫威宇宙里非常有意思的一个角色。在第3集之前的电影里他的锤子是他最强有力的武器。这是一只神奇的锤子。它力量强大。它可以锤飞任何东西。它引导闪电,命中目标。它飞出去,还可以自动飞回。它不是谁都可以操控,它是雷神托尔的专属武器。
这样一只神奇的锤子后来发生了什么呢?在电影《雷神3》里面,奥丁的女儿海拉轻易的就捏爆了它。雷神的一只眼神已瞎,被海拉按在台前,命在旦夕。他太需要他的锤子了。可以是锤子他又能做什么呢?强大如斯的武器,在海拉面前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仿佛一切都已经到了尽头。托尔已经灵魂出窍,一时仿佛回到了地球,看到他已故的父亲奥丁。他向他的父亲求助。
奥丁:即便你有两只眼睛也不能看到事物的全部。
索尔:她太强大了,没有了雷神之锤,我做不到。
奥丁:索尔,你是锤子之神吗?那锤子,是为了让你控制你的力量,让你更专注。它不是你的力量的来源。
索尔:一切都晚了。她已经占领的阿斯加德。
奥丁:阿斯加德从来不是一个地方,从来不是。这里可以是阿斯加德。阿斯加德是人民之所在。即使是现在,就是现在。他们需要你的帮助。
索尔:我不像您那么强大。
奥丁:不,你比我强大。
奥丁转身离开,索尔领悟了奥丁的话。闪电开始聚集,力量开始重新回到他的身上。战胜了海拉。
这是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结束的故事。在所有培训之后,我们都会得到锤子。现实的,还是心里的。无论它是什么。锤子很重要,它是个开始。锤子并不重要。当你能够控制你的力量的时候。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致我们的结束,致我们即将的开始。

线

听说世界是有维度的。
零维是一点。
一维是一条线。
之后是一个面,再后空间就出现了。听说空间加上时间,加上无限可能的演绎,会有更高的维度直到十一维,又变成一个点。
如果想像有一条奇怪的绳子,它在空间里以一个卷曲的形式伸展,那么只要空间无尽,绳子的长度无尽,绳子也能将空间充满。
经常出现的形式我们都能看到。一条直线,可以将平面分割成两半。
如果它有相同的体验、相同的观点,那么一半就是正确,一半就错得可怜。
事实上无论怎么表达,现实都没有那么明显。
紧握住能抓住的手,看见所能看见。直到所有的人串成一条线。线的这边还是这条线。快点抛出观点,让它剧烈地与折叠后的线碰撞,越过那些遥远的距离,正确的旁边,就是原来认为是错误的那一点。
早安,世界。早安, 未来。早安,我们连成的线。

这世界的构成是一个一个的点。其中一个点今天醒来的还有点晚。
因为凌晨的时刻有一班迟到的飞机,它在迟到的飞机队伍里终于落地。犹如另一个遥远的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前来相聚。说不得昨天下午的时刻,还有某个点在聚会后释放,在昨晚暗暗的夜色中向着远方前进。
这是一次有意思的会议。
这是一次汇聚了无数非常多的点的事件。
你能想像到这幢宏大的建筑,如数点的轨迹不停在描画。不知道轨道在哪里,不知道为什么人人都在跃迁,同时释放出亮丽的光茫。
这是一次点与点之间的交响乐。有些点在上面演讲仿佛在歌唱,有些点在附和着节奏,有些点在哼唱旋律,还有些点此前从没有真正见过赶来相认,宛如史诗故事的背景。还有些点各自相互吸引,他们随机地汇聚于各个可以聊天的地域。那些心里跃跃而试的观点,相互碰撞而使周围的空气剧烈地振荡。振荡、振荡,一波一波的声浪。好象奇妙的盒子,里面竟是一片难以想像的海洋。
满足世界的物理定律,点与点相吸引,因为各自的质量以及能量。
这场域就象爱因斯坦-玻色凝聚,奇妙的量子相态,连光在里面的速度都会骤降。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我们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