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

夏天来的时候,蜻蜓是自由的。它们飞行迅速,姿态优雅。捕捉虫子的技巧是无迹可循的。虫子忽尔在东,忽而在西,忽而藏在叶子后边,忽而潜在水下。据说他们一天可以吃到近1000只飞虫。有的时候注意蜻蜓的技巧,是一种极为快速的变化。它经常悬停在空中,根据虫子的变化调整路线。就象每一只都学过艾森豪威尔的名言:”planning is everything, the plan is nothing.”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计划。

母亲

世界很大,而我很小。
我在一片迷茫中睁开眼睛,你便是我的全世界,我是你的宝。
围墙很高,而我很小。
我吵着要看外面的样子,你便将我托起,举得很高,很高。
变化很大,而我很小。
有一天我远走高飞,经常很长时间都不跟你联系,你便一天一天苍老。
真心很大,而我很小。
给予我们的时间越短,我便越不容易学会如何来表达,如何能让你知晓。希望你的心无忧无虑,青春年少。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母亲。

不能

想起孩子小时候的时光。那时的他还只是刚刚可以站起来。经常伸出双手让他试图走一下,都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行。有一天他看到床边的心爱的玩具,那人生的第一步就迈了出去。世界上有许多不可能。或者想想我们之前听到的许多童话,孙悟空的十万八千里,或者飞毯、移动的城堡。变成现实也许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这不可能也没有什么不可能。所以不能只是一个机会,思考如果才能达成。脚步迈出的那一刹,就离想做事情又近了一层。行,不能即是可能。不行,不能才是不能。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即将可能的不能。

恰当

这一段时间练习画画都喜欢用毛笔。很直接。同样一枝笔,可以随时画粗的、画细的。甚至还可以轻松的涂成一片一片的。毛笔也比较难用。因为它的笔尖是软的,笔尖按下的少,线条就细。笔尖按下的多,就成了粗的痕迹。不过最难的还不是这力量的控制。曾经有一次想画一条细线,结果由于蘸的水太多,滴到纸上,不单单画不成细线,还滴成一个很大的点,亮晶晶的,过了好长时间才干。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现象。笔尖太干,需要蘸墨,墨水太多,也影响到成果。过去有个成语,叫过犹不及,想一想果然如此呢。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恰当。

接纳

有一句英文是这么说的:“If you want to be good at something. You must first be willing to be bad at it.”应该是说想把一件事情做好,需要接受自己可能做得很糟糕。
写文章的人,纸篓里装满了纸团。练习轮滑的人,可能摔倒无数次。舞台上弹奏乐曲的人,一开始也只是一个单音一个单音的拨弦。
有点象有个早上跑步。自觉身轻如燕,姿态优雅。路过一面玻璃墙,却看到自己胖胖的身材。想想若不始于此,若不执于此,也不会有未来想要的结果。这是动能。若有事将夭折,想想未来,想想,这不过是个开始。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还没有做好的自己。

沟通

看到了一棵树,或者是它的一部分。在某个空间,某个缝隙。无论如何来描述都是片面的。是众多可能分支中的一个部分。它是怎样的?隔开观察者和树之间的是什么形态?谁在观察?在里面的还有什么?从微观向宏观递进,从宏观向微观展现。层次和空间,时间和历史,数据和情感,运转和规律。不同物体角度,不同运动的角度,不同出发点的角度。
数据、词藻、图画、歌舞,甚或摆出的姿势、相互交流的眼神。一切都是沟通的可能啊。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多姿多彩的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