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若耶:幽人筆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喜歡閒時讀讀前人筆記。今天到書市淘得一本。《雲仙散錄》,因皆是前人典故,所以讀之甚慢。有賴於網絡之妙,所以自為每篇加註,以為讀書之所得也。因前言中有考“學者常想胸次吞雲夢,筆頭湧若耶溪”之句, 稱“殊不知若耶在會稽雲門寺前,特一水澗耳,何得言湧耶”,並“以此知其偽”,言若耶溪在後世為一小澗,然在春秋時代尚為一大河。雲夢澤在唐五代時早已不復存在,前一句豈不更荒謬?是言雲夢若耶,猶不令以今度古。

一、《汗漫錄》曰:司空圖隱於中條山,芟松枝為筆管。人間之,曰:幽人筆正當如是。

這個故事很簡單,說是一本叫做“汗漫錄”的書中記載到,司空圖老先生隱居在中條山中,削松樹的枝條做筆管。或有那閒人來問的,就說“隱士所用的筆正應該如此”。

继续阅读雲夢若耶:幽人筆

骑行日记,15,雾

雾。雾挺大。远远的房子、树都象是飘浮在神仙居处的烟里。神仙在做早餐吗?还是神仙哥哥们在抽烟?

骑行在这样的天气里并不舒服。气温很高,空气中是颗粒状的浮尘。如果骑得慢了就象是地上有个小火炉,人就是火炉上的炊饼。不说肉了,说肉又吃不得。下坡的感觉很好,凉风,痛快。反反复复,这种感觉并不理想。本来就爱出汗,现在叫什么,汗出如浆。

压车。塞车塞得历害。我从亿达世纪城那还没有到坡顶就看上面已经排了2排了。我的水平是不能从中间象游鱼一样的骑过去的。只有上方砖了。80中旁边,立着亿达新的广告,亿达新干线。把车推到“新干线”牌子下,想掏出相机来张汽车聚会照,想想算了。大家都不舒服,经常发生的事又不是谁不知道,何必呢。

雾渐渐散了,不知不觉间。想起几年前。很久了吧。那时候我还在房地产公司上班,也是有一天,起了雾。那雾能有多大?现在如果还年轻不知道有没有印象了。5米之内不见人,只记得那天学校、单位上班的聊聊。街上车打着雾灯都没法走,对路不熟悉的话走路也会迷失。后来那天跟明水喝酒来。到大商买的知了的小猪前蹄和鸡翅尖,到俺那楼下小铺拎上一瓶白酒几瓶啤酒,一边看着D版的碟,一边唠嗑。是的,两个大老爷们有酒的完全可以一聊聊一个下午甚至到很晚。那时的我刚毕业,明水是对我最好的那个人。当然,那时候因为在公司里最小,大家都比较照顾我。现在多少年没见了。生活中很多人,却象雾渐渐拢来。

到了单位,打开天涯,头版赫然是迈克尔·杰克逊因心脏病去世,旁边,图片栏里闪动着他年轻时的照片。耳边响起一阵虚无缥缈的歌声,heal the world,象在雾里,久久不愿隐去。

骑行日记,14,掉链子

折叠车如果长时间不折叠,会不会在接头位置锈死呢?因为这个十分无厘头的想法,昨天晚上决定将俺的宝贝车收起来。在楼下将车折叠完毕,着实累了个臭死。因为好久没折过,次序、各环节的释放程度显然有点差强人意。唉,被人嘲笑啦。笑的人花枝乱颤,俺这汗象黄豆粒一样的大的啪啪的掉。农副产品现在行情见好,不知道有没有收俺这黄豆的。

一回到家,儿子就好奇了。平时不是这样的。现在有了机会当然要好好研究一下。不过没给他机会。我还以为很安全呢。

早上,看到车在外面地上,就知道肯定是小家伙的好戏。折叠好了是比较容易拿。不过在楼下打开的时候发现车链子掉了。头大。我今天是骑呢还是不骑呢?不过无论如何得修好它。仔细一研究,发现链子掉了很容易,一把改锥1分钟之内搞定。就是手比较难洗出来。链条油好象黑乎乎的浪费了不少洗手液。

不过一天顺利。到单位仍在预估范围内。工作进度在预估范围内。下午儿子的家长会在预估范围内。

晚上问儿子,是不是你把我的车链子弄掉的呀。他言道:我就是推了推车。说完这家伙就看电视上演的从武当山上引猴子下山了。

瞧:导致你失误的可能是一个很简单的原因。一点点失误没有什么影响。

骑行日记,14,儿子的家长会

上一次给儿子开家长会,是失业状态。有的是时间,心情又比较愉快,只是感觉男家长对孩子的要求没有女家长要求得高。这次家长会,心情当然还是一样的好。不过明显可以看出,家长会仍是女多男少的状态。按照普遍的观点看来:

1. 女家长做全职太太的可能会多一些,所以有时间。
2. 女家长可能比较容易取得家长会的假期。
3. 女家长更关心孩子的成长。

因为明年9月,孩子们就要上小学了,所以本次家长会十分的隆重,为诸位家长准备了矿泉水和降暑的西瓜。园长介绍了成功案例和重点。重点,我听到最让我高兴的一件事就是,期待了3年的游泳课下周一就开了,而且可能会一周2次。这怎一个爽字了得。拍肚,拍肚,空调不惧热度。

不枉我等了3年呐。当初选这个幼儿园的时候就是因为有游泳池。可是第一年是太小,第二年防治手足口病,今年终于是盼上了。又三年,还心愿。需要准备的物事有3,泳衣、泳帽,还有园方做的一套38块的浴袍。交钱,走人。

心情真好啊。我儿子终于可以不是只爱玩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看到他在畅游呢。做父母的心情是有点急,想想啊,3年之前,他还是小不点,明年就要上学了。不知道上学之后的家长会会不会有让人高兴的重点。

骑行日记,第13天,其逝如烟

在所有食物当中,最喜欢的是~~~肉。特别是整块的牛肉放在铁板上用中火煎到冒油。或者在盛夏季节,在野外支起小小的烧烤炉子,肉串串得一定不能太瘦,太瘦则无油,怎么烤也跟柴火一样。肉串串得也一定不能太肥,某些女人们一定小手一挥,太腻太腻。肉串用新杀的羊肉穿就,每隔两片瘦得串一片肥的,烤好了,那叫咬一口滋滋冒油,再来一杯新打的扎啤,注定要叫每个男人从此生长就小小的啤酒肚。若干天后还在回味无穷。

疯了。

在这骑行的第13天,看来一点也不灰色的第13天,忽然没有情由的想起若干年前到二砣子岛上钓鱼烧烤来了。心里一阵叹息。走在施工中立交桥下的路口,没有哪个车会稍稍停步。驻车等待过的时机,居然看着过往车辆司机油乎乎出汗的脸,就象是一个个乌烟瘴气的烧烤炉子在眼前一个一个,一个又一个的过往。

打住。

心里笑着。多亏不到星期五,否则还能幻想出什么来呢?协管老同学已经不能轻易控制车流,一边打电话,一连开车的司机根本把班长不当干部。没了办法的协管员只有背转了身子靠在他的车上,这才止住他老人家的步伐。神气,看神气他颇有不甘。这是最佳时机,错过了我就不是等一个红绿灯,是要等下一次协管员同志举起他的左手。拎起小车,对,那一刻灵魂附体,第13天,灵魂附体,一边骑,一连仍旧做我的清秋大梦,风吹过,仿佛还在二砣子小岛,一条黑鱼轻咬鱼钩,那边厢大串已经滋滋开始唱歌,喝一口酒,舒服呀。

一阵烟过,忽然发现已经骑过工人村的山顶,路边不知是谁支了个烧烤炉子,烟袅袅,这一大早啊,让人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