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

醒来的时候室友已经起来了。可以打开音乐听曲子。
听王备的意中人和夜来风雨。听古琴悠悠,复现着那些没有看过的场景。
从没看过的剧,从没听过的曲,看过一段评论之后,便止不住有泪盈眶。
“琥珀死的那天,他依旧给太后讲《贞观政要》。
晚上不去灵堂,也不坐轿,一个人提着灯笼到以往那家馄饨摊。
点一碗三鲜馄饨,馄饨刚上,他便放下铜板走了。
归家刚掩门,便听得琥珀如往常唤道“先生,你回来啦”
他破门,抢堂,奔走寻觅,却始终不见。
那夜,一杯清酒祭琥珀,直至悲恸昏迷。
他是圣人王阳明。”
不知道是什么相连着。这天天的所思所想就是什么是连接着的。
无声无息的,有什么激活。有什么东西撩拨着你,突然失了距离。

我挺喜欢聚会的。
有意思的聚会。
开个头,思绪便流淌起来。
丰富和多彩起来。一如窗外如秋般红黄的叶子。
光着腿穿着短裙的女子,和粗壮厚实的男人。
他们交错地走在会场的外面,就好像无数的故事在上演的样子。
把那些假想映射到白板上,就是一个个版本。
哪一个是主干?哪一个是特性?哪一个是Feature Toggles?
只需要有投影幕上的一篇文字,便可以确定一段旋律,一个主题了。
围绕,发生。发声,围绕。
每个人都打开了一段代码,在心里。
在哪个时机,Fork了骨干的代码?又将在哪一刻Merge回去?

这是好玩的主题。
我知道在不远的某处,也在发生着这样的故事。
什么会发生?什么又将发生?什么将促成发生?
相信每一个场域。聚集一群人,就会有什么发生。
那是适合的。每一刻,都是最好的安排。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每一次聚会。

衣服

冬季里从南方稍稍向北,很轻松就能感觉到天气的变化。上飞机前还是半袖出着汗,在飞机上穿上夹克衫厚厚实实的,出了机舱门,竟然觉着冷。就这么凉凉地从机场的一端走到另一端,中间还好有滚梯帮忙可以走快点。一到了室外,一阵冷风准确地命中了单薄的衣服。它们象一些细小的虫子一样。从各种缝隙里,从裤管,从袖口,从领子,从衣襟,从经纬交织的面料里。钻啊钻啊钻。皮肤的毛孔都在闭合。
这还不是最冷的天气。记得有一年身穿着一身单衣就回了东北。落地的时候43度。当然,是零下的。皮鞋是单的。所以无论在哪里都得不停地跳,让脚保持温度。身上的衣服是单的。所以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得跑,原地跑,有点尴尬。可是不动真的会死人的。就这么挺回了家。然后在热炕上拥着大被呆了一天才缓过来。
衣服真的不能少。不用想,有的时候想想自己做的事情是一样的道理。虽然每天都在忙碌,觉得穿上了很少衣服吧。如果说一个事情的时候,就少了一件衣服。那到了最后,就象是不是会着凉呢。或者是尽情跳舞,才不会被冻着?
这个冬天稍微有点冷。我们都有备而来。该加衣服的时候加了衣服。风在吹,温度在笑。不然呢,就尽情跳舞,运动起来,才不会被冻着。
早安,世界。
早安,未来。早安,给这个遥远世界的冬天。

瞬间

每一个早上轻轻拉开窗帘,窗外的声音涌入这个狭小的空间。每一段都象是一段和弦,轻轻附和着的是流淌着的时间。
每一段鸟鸣是一个提示,每一声虫唱是一个画面。每一次轰鸣是一个心愿,每一阵喧嚣是一个留言。
窗外的世界犹如一幅画卷,巨幅的海报便是悬挂在天。海风在吹得它自在飞舞,每一个形象都似一个灵魂安眠。
爱因斯坦吐着舌头在微笑,玻尔兄弟带着球在回旋,达芬奇左手写着反书,亚里士多德漫步在他的回廊,他的花园。
看到得苏轼在黄州惠州儋州,
猛回头稼轩兄在挑灯看剑,孔子在山巅目送他的学生,老子骑着青牛趁着他的紫烟。
某一刻的印迹太过深刻,某一刻就如同与世界牵了一条线,某一刻变得触手可及,某一刻就在书的这面,书的那一面。
哪一刻在看书呢?哪一刻又在世界的哪一端?哪一刻懂得了人生的美好?哪一刻知道了这世界如你所愿。
帕斯捷尔纳克所言:人不是活一辈子,不是活几年几月几天,而是活那么几个瞬间。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你的每一个瞬间。

尝试

柳州风物不熟。唯螺蛳粉算是早有耳闻。据说若到柳州,满大街的都是粉店,个个爆满,算是奇趣。地方特色。到重庆的时候见过这种场面。重庆人爱火锅,以至走在路上都是一股火锅底料的香气。闻久了便不由自主想大快朵颐的吧。柳州这个是没有亲见。北方这店少,但想亲见。
第一次见到应该是KK One旁边胡同里。我不知道什么味道可以传播这么远。也不知道什么味道可以让人联想到这么丰富的场景。比如臭豆腐的罐子碎了。纳豆没有酿好。旱厕久久不雨之后不知道谁丢了块石头进去。……这味道还没有靠近便想远离。考虑到经常听到新闻说这东西如果烹饪未熟,会容易传染疾病。
螺蛳的生长环境便在河中最是淤腐之处。一时之间觉得来到行尸走肉的场景,化身瑞克警长,全身抵抗迎面而来的丧尸。
中国有许多传奇的吃食。扶霞·邓洛普在鱼翅与花椒的序里写过一种叫做皮蛋。她说:“蛋白不白,是一种脏兮兮、半透明的褐色;蛋黄不黄,是一索黑色的淤泥,周围一圈绿油油灰色,发了霉似的。”老外怕它。毕竟看得到,吃得着。
不过和这碗粉是有区别的。这臭味分明是有形状的。如果你看过新的漫威暗黑英雄毒液的话。那黑的,变幻着各种形状,毒涎乱滴的样儿。对的,它还在笑你。嘿嘿嘿。与它搏斗不易。它分明是不适应地球的空气。
好吧,关闭了嗅觉去吃吧。点了干面一碗。面条是劲道。入口的拌道也,怎么说呢,香?不算。臭?不算。是那种滑滑柔柔的肉沫,夹着腌渍但样貌不改的酸笋。分明是一种美味呀。酸笋最佳,脆的。酸酸的,自然就少了苦味。最妙的是还有几颗螺蛳。尾部都已经去掉,拿牙签可以轻松抠出来。吃完面,悠闲的嗑几粒,聊着天。这店分别是没有味道的。
世间有许多这样的东西。如果不去体验,真的不知道还会有这样的感觉。它如同外星生物一样,样貌丑陋,甚至吓人。它与我们平时见的东西绝然不一样。它挑战我们的视觉神经、嗅觉神经、触觉神经、味觉神经。中枢神经不自觉就在抵抗了。可是如果一品尝,奇怪的滋味后是悠长的回味。便如一碗螺蛳粉,如毒液哥的气味扑面而来。然后许久之后,会想着某一天登门去拜访,告诉店家,来一碗干拌解解馋。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敢于尝试的你。

放手

窗外传来浓烈的炒鸡蛋香。不知道是谁家的作品。
应该是湖南菜,油和蛋白结合的味道特别浓厚。
记得以前感冒了,老妈就会煎一个这个味道的鸡蛋给我吃。
印象中我应该是没有炒过这种鸡蛋的。我摊过黄菜。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摊黄菜,那说明你可能真的没有下过厨。

我就很少下厨。印象中炒过的菜寥寥可数。
做过一道糖醋排骨,做过一道炒香菜根,做过一道炒鸡腿,做过一次炖鱼。
不过也算是做过不少菜了。
因为水煮过肉,洗过菜,剥过蒜,切过豆腐丝。
这算是无论是墩、帮手、主勺都算从事过了。

很少有机会下厨。
上学的时候不用自己做。工作了吃住靠外卖。出差时隔三差五往馆子里跑。
租了房子了便有同屋的小伙伴做好了吃。
四正的饭是做得越来越好了。
第一次是山泉水红烧肉,第二次炖鱼,第三次熬汤。
时间也越来越短。以前是上午准备下午吃,后来下午开始下午也可以吃了,现在中午回家,吃完了还可以睡上一觉出去还来得及。

很酷吧。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之前做过的菜虽然都有可取之处,不过总是会有点小缺点需要改进。
而四正这越做越好渐渐的已经可以每次吃起来都不错了。这就是明证。总要不停迭代,改进。
除此之外,也是要机会吧。
住宾馆时没有做的条件。出差时间没有这长时间,也租不了房子。如果有做饭的人也用不着自己动手。
所以就齐了。

听说鸟儿学飞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羽毛长成时,鸟妈妈就会把孩子推出巢。小鸟就会不由自主的扇动翅膀,学会飞翔。
是学会还是天生就会?就象我们学习下厨一样。
总要有第一次,再多几次,慢慢的就习惯了,慢慢的擅长了。
现在就是这样,假设我们就是飞鸟。对于每一样要学的东西,是不是应该就象飞鸟学飞一样,勇敢地自己跳下树去。放手去做?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放手去做。

第一次

做了一些尝试。很久没有尝试特别的了。一些改变。可能让别人大吃一惊的感觉。这个我知道你也会有过。比如很久没有改变过的形象,造型别致的头发,突然换成短发。比如突然增多的一个技能。自己与自己不同。如果把我们的联系看成与其他人连接的线,这些线便传递着这些震动,如同摇动着一张巨大的网。会吸引什么过来吧。
变化简单的事情我做过。比如昨天第一次戴隐形眼镜。从来都没有过的体验。可是往眼睛上面放东西呢。那娇嫩的眼珠儿,可怕。感觉自己操作象是把自己戳瞎的样子。脑子里还在想为什么阿紫姑娘可以那么狠,能自插双目把眼睛还给游坦之。这可是人多么重要的部件呢。没有它,你就什么都看不到。游坦之哪里来的勇气,愿意把自己的眼睛送给阿紫。好吧,就是这么可怕。薄薄的一片,象水那样温柔。也需要纯净的水来让它保持着那么柔软。一次、两次。直到大爷做出了手势,四正锁定了目标,然后CC帮助定准了位置。自己扒开了眼皮,戳。终于戴上。眼前,明亮。不敢想像。没有画框也可以如此清晰。近视的人都应该有一双如此妙目。如果可以不用摘下来该有多好。
突然想到有很多次第一次。这第一次戴隐形眼镜引出许多回忆。
正巧陆遥发了上次的采访。这也算是第一次当了网红。每天的坚持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不需要进展,也不需要小红花,日子就这么重重叠叠的过着。画的多了,也就有了动力。第一次画的时候有想法吗?可能有过畅想,也可能没有吧。这种事情其实没有止境。第一次,一旦开始,便不会去期待它结束。跟我们平时做的事情一个儿样。第一次开始打羽毛球,未必成为国手,可是它有意思呀。也许会打得很好吧,比如在朋友群里打得好。又或者用不着打得太好,每次有一群朋友聚在一起练习,也是不错的。身体因此强健、灵活。总要有第一次。
要有第一次。它就象一个按键,等待去开始。背景音乐响起,可能高亢,可能激昂,也可能阴郁而低沉,可是它完全契合着节奏。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开启了全新的领域。这是每个人的节奏,人人都是艺术家。坚持,我行,你也可以。从现在起,开始你的第一次吧,第一次,然后第二次,直到生生世世。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给你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