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

偶有传言。这次是真的了。金庸的小说看了很多,人并没有亲见。每一想到,便觉遗憾。这是听闻消息不能自己者。
然而并没有什么关系。书该读的时候读,也不妨碍找找其中的问题。又或者文过而饰非,将好人写成坏人,将坏人写成好人的。应该是买过好几套他的书吧。全不全已经记不得了。电子的书也有。就存在电脑里。偶尔还是会打开看一下。那牛家村的犁头,那嘉定庙中的铁枪,那散落在大漠的珍宝。那塞上牛羊空许的约定,那寂寞空许的一人一马,那将淡然飘香的七心海棠烛。那孤傲的雕兄,那经在的猴中,那兄台胸中的杯杯盏盏。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自己的武侠,每个人心里自有铁钩银划,深深的刻着的,年华。每个人心里都有西风瘦马,有如沙中的脚印,一脚深,一脚浅,风来,风又来。
然后什么都不会有了。岁月它会老去,时间快也是一天,慢也是一天。我听说凡是走过的,必会有痕迹,譬如雪泥鸿爪。
然后什么就都会有了。岁月它会重新开始,时间快也是一天,慢也是一天。那些别人走过的,已经成为痕迹。那些属于我们自己的,还正在进行着。
写小说的人不在了,小说还在。画画的人不在了,画还在。讲故事的人不在了,故事还在。阳台的一角,是一树红花。上一波人走了,它仍在,仿似开不败。
睁开双眼,一天开始了。谁起的誓言?一代人总会走远。凡走过,必有痕迹。那些属于别人的,已经展现。一天开始了,对于还在的人,那是新的一天。那是属于我们的,正在描写。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偶尔回头,看看自己的脚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