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

昨天提到了蜻蜓。就搜索“蜻蜓”画了一只。结果有很多,只是画的那只恰巧不是蜻蜓,而是豆娘。原来蜻蜓属于蜻蛉目,下面有29个科,大约有5,800多种。虽然两个长的真的很像,实际上却是大相径庭。一个粗壮,一个纤弱,一个平放着双翼,一个会收到身后。有人提醒才发现这个错误。搜索是个快捷的工具,也不能只看表面。也许只是提供的反向内容呢?不过昨天Wing Tam引用荀子的一段话提醒了我:“不闻不若闻之,闻之不若见之,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学至于行之而止矣。”这么看有错误也是一个好的开始,如果好奇,然后想知道,想看到,想知道,然后行动。这一切,古人诚不我欺。
早安,世界。早安,未来。早安,可以开启的好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