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花开

0
那一天有雾。在苍茫的大海上,没有风。不知道从哪汇集来的轻雾。一层在海面上,船如行画中。渐渐的又来了一层,倦鸟都已回巢。又一层,如在半天中的大桥便半隐了形迹。
应该还有车行驶在雾海中吧。

1
南边有高台。雾形成的高原有风,远远地自南向北而来。吹得高层的雾象水一样泻了下来。流到海面上,蒸腾。大桥在蒸腾的海面上,象在大滚锅中,只过速度极慢。像是谁调慢了时间轴,又像是众仙隐隐在雾中飘飞、聚会、吟唱、斗法、悄悄地看岸边正在感叹的人们。
又是一年啊。

2
有个朋友说,每年四月中旬到五月中旬,便是大连地区平流雾最盛的时节。也是这个城市与海中神仙沟通的最妙时节。轻雾似流云。

大师兄,师父被妖怪抓走了。
大师兄,师父和二师兄被妖怪抓走了。

走在山顶的小路上,风吹过那些树,经过那些路,仿佛故事里的人都在。好象仙翁随时会从高原的流光里走过来。那些扑面而来的飞雾是他们的前驱。

3
各种自然景观总能吸引到很多人。从金沙滩对面的森林动物园山顶南门公路向上,半山的停车场就是摄影人最好的拍摄地。
正好比下面的国宝别墅高,远处的几幢高楼还会被雾挡在半空里。
飞行器不断升空降落,人在山崖边上认真守候。用广角收纳全貌,用长焦捕捉细节。用手机视频记录那些流动的光影。

4
西山揽胜是这里的最高点。原来刚上学的时候我们曾经跑步前来。那天发了一张照片,居然没有人记得了。时间就象这些流动的雾。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时候会消失。你想抓住它,会只看到满眼的白,却回不来。

从山顶看出去,整个星海都淹没在似云海的雾里。好象冬天又一次来到人间。每一个上得观景台上的人都无一例外的感叹,天,真漂亮啊。
负责山顶打扫的老伯感叹,这天气不好啊。可是这是平流雾啊。暖湿空气要来,陆地和水面还有点冷,于是就形成了可达数百米厚的平流的雾气。这个季节应该有的景致。
小火车里的游客们丝毫不介意这不常见的光景。小火车样的导流车上,孩子们认真地在吃着东西,老人们敲着走累了的腿,姑娘们,可能忙着在发朋友圈吧。

5
这是一年春天最后的时节。
崖间的花树都已经开到败了。只有路上一株花树仍白似雪,也许是白丁香吧,梨花已经过了时节。
想着迎面似流动的雾,想着年轻时上过的学,想着这城市里让人留连忘返日子,想着那些待看的书,想着那些每天画着玩的画,想着那些团队里逐渐成长的小伙伴们。
想着开过的的、待开的、未来的花,那时花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