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若耶: 墨娥

《姑臧前後記》曰:太中張憲使倡妓戴拂壺巾、錦仙裳,密粉淡妝,使侍閣下。奉書者號傳芳妓,酌酒者號龍津女,傳食者號仙盤使,代書札者號墨娥,換香者號麝姬,掌詩稿者號雙清子。諸倡曰鳳窠群女,又曰團雲隊、曳雲仙。

這個是現在為止比較長的一篇。講的是什麼呢?雖古文,亦不難看懂。以史鑒今,當代一些窮奢極慾者可以羞憤死。奢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只剩下奢了。擺譜只能用錢來擺麼?據姑臧前後記中所載:太中張憲是這樣接待顯赫人物的:讓娼妓載拂壺巾,穿著錦仙裳,施粉著淡裝服飾那些人。拿書的稱為傳芳妓,倒酒的是龍津女,傳遞吃食的是仙盤使,代記書札的叫做墨娥,換香的是麝姬,掌執詩稿的是雙清子。這些娼妓稱為購窠群女,又叫團雲隊、曳雲仙。

聽著這些名字,我們恐怕想到的不會是香艷,而是有一些倜儻風流之感。當然,因為古代婦女地位低下,莫要以女權之念體會之。

參考資料:

1. 姑臧

維基資料
姑臧也称“盖臧”,一般认为在现在武威民勤县,是少数民族用语。在中國歷史上曾經作為五胡十六國中,前涼、後涼的首都。
姑臧先后为前凉、后凉都城,南凉、北凉也曾一度都于此地。故址为匈奴所筑,后音讹为姑臧。城呈龙形,故又名“卧龙城”。西汉建姑臧县,隶武威郡。东汉时为武威郡治所。由于汉、羌、匈奴多种民族杂居,又地处中西交通要道,使它很快成为河西富邑。三国曹魏时置凉州,以姑臧为治所,这是姑臧为凉州州治之始。西晋永宁元年(301年),张轨为凉州刺史,设州治于姑臧。西晋亡,即为前凉都城,于原城之外增筑四城,人文荟萃,经济繁盛。东晋太元元年(376年),前秦攻灭前凉,置凉州刺史镇姑臧,豪右七千余户被徙往关中。十年,吕光据此地称凉州刺史,次年建后凉,立国都于姑臧。晋义熙二年(406年),曾被后秦主姚兴任命为凉州刺史的南凉王秃发傉檀进驻姑臧,四年将南凉都城由乐都迁此。不久,北凉王沮渠蒙逊以步骑三万攻克姑臧,又于八年将北凉国都由张掖迁此,并在城南天梯山大造佛像。宋元嘉十六年(439年)北凉降于北魏,魏收姑臧城内户口二十余万,改姑臧县为林中县,仍为武威郡治。此后,姑臧城便以武威城名称世。西晋末年,中原战乱,中土人士避难西入凉州,姑臧成为保留汉族文化的重要据点,同时又是佛学东传的要地。后凉时,西域高僧鸠摩罗什在此地讲经,大兴佛教。北凉时,沮渠蒙逊尊西域僧人昙无谶为国师,在此译出《大般涅槃经》等十几部经典。
百度資料
魏晋南北朝时期河西走廊的政治﹑军事重镇。先後为前凉﹑後凉都城﹐南凉﹑北凉也曾一度都於此地。故址在今甘肃武威市。原名盖臧﹐为匈奴所筑﹐後音讹为姑臧。城呈龙形﹐故又名“卧龙城”。西汉建姑臧县﹐隶武威郡。东汉时为武威郡治所。由於汉﹑羌﹑匈奴多种民族杂居﹐又地处中西交通要道﹐使它很快成为河西富邑。三国曹魏时置凉州﹐以姑臧为治所﹐这是姑臧为凉州州治之始。西晋永宁元年(301)﹐张轨为凉州刺史﹐设州治於姑臧。西晋亡﹐即为前凉都城﹐於原城之外增筑四城﹐人文荟萃﹐经济繁盛。东晋太元元年(376)﹐前秦攻灭前凉﹐置凉州刺史镇姑臧﹐豪右七千馀户被徙往关中。十年﹐吕光据此地称凉州刺史﹐次年建後凉﹐立国都於姑臧。晋义熙二年(406)﹐曾被後秦主姚兴任命为凉州刺史的南凉王秃髮傉檀进驻姑臧﹐四年将南凉都城由乐都迁此。不久﹐北凉王沮渠蒙逊以步骑三万攻克姑臧﹐又於八年将北凉国都由张掖迁此﹐并在城南天梯山大造佛像。宋元嘉十六年(439)北凉降於北魏﹐魏收姑臧城内户口二十馀万﹐改姑臧县为林中县﹐仍为武威郡治。此後﹐姑臧城便以武威城名称世。
西晋末年﹐中原战乱﹐中土人士避难西入凉州﹐姑臧成为保留汉族文化的重要据点﹐同时又是佛学东传的要地。後凉时﹐西域高僧鸠摩罗什在此地讲经﹐大兴佛教。北凉时﹐沮渠蒙逊尊西域僧人昙无谶为国师﹐在此译出《大般涅槃经》等十几部经典。
2. 太中太守
《汉书·百官公卿表》载:郎中令所属有太中大夫等,秩比千石,掌议论。秦光禄勋属官有中大夫,汉武帝太初元年(前104)改名光禄大夫,掌论议。东汉于光禄大夫外,另置太中大夫、中散大夫,秩依次递减。《宋书·百官志》叙此,“太中大夫”作“中大夫”,应系误书。北周依《周礼》设六官,有中大夫,秩正五命,位似秦汉后的九卿、尚书等官。北齐始再有在大夫,与上大夫同为王国官。唐置为文散官第九阶,从四品下,宋为从四品,元丰改制后,以换秘书监,后定为第十二阶,金从四品上,元为从三品升授之阶。明为从三品。民国三年(1914)袁世凯定文官分九秩,中大夫为第五秩,简任,五年七月废。
3. 張憲
維基資料
張憲,字允中,五代晉陽人也。為人沉靜寡欲,少好學,能鼓琴飲酒。莊宗素知其文辭,以為天雄軍節度使掌書記。莊宗即位,拜工部侍郎、租庸使,遷刑部侍郎、判吏部銓、東都副留守,甚有能政。郭崇韜薦憲可任為相,而宦官、伶人不欲憲在朝廷。乃以為太原尹、北京留守。趙在禮作亂,憲家在魏州,在禮善待其家,遣人以書招憲,憲斬其使,不發其書而上之,明宗入京師。憲從事張昭遠教憲奉表勸進,憲涕泣拒之。已而,北京巡檢符彥超麾下兵大譟。憲出奔沂州,見殺。
互動百科資料

4 閣下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