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若耶: 硫黃碗

《樞要錄》曰:元載凡飲食,冷物用硫黃碗,熱物用泛水瓷器,器有三千事。

樞要錄中說,元載元大人的飲食習慣與眾不同,冷的東西要用硫黃作碗,熱的東西要用泛水青瓷,器物的種類有三千種之多。

元老大人是中國古代較為貪婪的人士,雖然與後世眾人相較要差很遠,但是由於讀過書的原因,較會享受,比較懂擺譜。比如今人暴發之後不外乎豪宅名車,美女就不要提了,人家那會兒封建社會沒有限制,跟人家比較,連用個器物都如此講究差了不是好遠,是境界。

中、晚唐、五代真是妖孽縱橫,有首詩中的兩句太有氣勢了,相當適合當時,“天地並一鑊,竟自烹妖孽”。不時當時那鍋何在?

元载(?—777年),字公辅,凤翔岐山(今陕西凤翔县)人,唐朝中期政治人物。
《旧唐书》称他“性惠敏,博览子史,尤学道书”,天宝初,因熟读庄子、老子、列子、文子之学,而考上进士,后任新平尉,肃宗时,因与掌权宦官李辅国之妻同族而受到重用,管理漕运,代宗时,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即宰相),后又授与天下元帅行军司马。因先后助代宗杀了李辅国以及后来的鱼朝恩两个掌权宦官而更加受到皇帝信任,“志气骄溢,每众中大言,自谓有文武才略,古今莫及,弄权舞智,政以贿成,僭侈无度。”此后营专其私产,大兴土木,排除异己,最后因为贪贿被杀抄家,有赃物胡椒八百石,钟乳五百两,史载:“下诏赐载自尽,妻王及子扬州兵曹参军伯和、祠部员外郎仲武、校书郎季能并赐死,发其祖、父冢,断棺弃尸,毁私庙主及大宁、安仁里二第,以赐百官署舍,披东都第助治禁苑”“及死,行路无嗟惜者”。宋代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一书中感叹:“臭袜终须来塞口,枉收八百斛胡椒”。其著作有全集十卷,《全唐诗》收有一诗《别妻王韫秀》。

參見:

元载(?—777年),字公辅,凤翔岐山(今陕西凤翔县)人,唐朝中期政治人物。

《旧唐书》称他“性惠敏,博览子史,尤学道书”,天宝初,因熟读庄子、老子、列子、文子之学,而考上进士,后任新平尉,肃宗时,因与掌权宦官李辅国之妻同族而受到重用,管理漕运,代宗时,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即宰相),后又授与天下元帅行军司马。因先后助代宗杀了李辅国以及后来的鱼朝恩两个掌权宦官而更加受到皇帝信任,“志气骄溢,每众中大言,自谓有文武才略,古今莫及,弄权舞智,政以贿成,僭侈无度。”此后营专其私产,大兴土木,排除异己,最后因为贪贿被杀抄家,有赃物胡椒八百石,钟乳五百两,史载:“下诏赐载自尽,妻王及子扬州兵曹参军伯和、祠部员外郎仲武、校书郎季能并赐死,发其祖、父冢,断棺弃尸,毁私庙主及大宁、安仁里二第,以赐百官署舍,披东都第助治禁苑”“及死,行路无嗟惜者”。宋代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一书中感叹:“臭袜终须来塞口,枉收八百斛胡椒”。其著作有全集十卷,《全唐诗》收有一诗《别妻王韫秀》。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