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行第11天,思想的火花

本來計劃是一周騎5天,然後周末有可能的話參加一下活動,這樣算來,可以騎5.5天。騎車的感覺很奇妙。奇妙得就象又回來到上初中的日子。那陣子我老人家從單槓上摔下來,將左臂造成了骨折,有近3個月沒有辦法騎車。學校離家不遠,大約有4公里。現在不覺得如何,那陣子覺得離得好遠。是我們這群學生賽車的好路段。骨折後當我從縣裡醫院“修復”歸來,我的同學們就來了。

尹繼琦、林祥兩個哥們兒在近3個月裡一天不落來接我上學,放學再送我回家。林祥最後成為我們結義三兄弟之一。到現在還時常電話打過來,每次都喝了酒,話裡有哭音。現在屈指算來,我已經計13年沒有回過家鄉了。那個走出來的山清水秀的地方。尹兄後來有了些變故,當了民,後來回到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從此鮮有聯系。就連我的大哥林祥同志也只是前幾年來過一次。喝了不少酒,醉得找不到家在哪裡了。現在想想怎麼也找不到那種感覺了。

騎車到騎車的回憶跟今天要說的還真是沒有什麼關係。算是一個引子吧。因為我往往想了很長時間,寫出來跟原來的想法竟會一點關聯沒有。這在我那老魚那裡叫思維的跳躍,在一些人的眼中,就叫做火星人。加上我總愛不走尋常路,總喜歡反向思維,或者把某些東西推倒反著看,就更可以算是火星人中的極品。思想的火花,就是我在路上所想,火星人,和他在騎行過程中遇到的花。:D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